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一带一路:中国能够克服所有的障碍吗?

CCR Advisory Group

2013年9月,才刚刚当选为中共总书记10个月、国家主席6个月的习近平就展开了其中亚之行。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了意在将欧亚大陆整合为一体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包括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部分。自此,"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中国经济与政治外交的基石,意图借此将中国影响力拓展到欧亚大陆、非洲及世界其它地区。

开发银行网

在"一带一路"名义下,中国组建了一系列投资开发银行,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亚投行"现在已经有57个成员国,这其中包括美国在欧洲的主要盟国以及韩国和东盟的所有成员。中国还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5个创始成员国之一。仅这3家机构,就已经汇聚了240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中国政府除了向这三家国际机构提供资金外,还通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向外提供了62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而这些项目并不在"一带一路"宣布的正式项目之中。自从中国2013年宣布“一带一路”倡议后,中国建设银行每年都提供400亿美元贷款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还与新加坡国家开发董事会合作,向"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东南亚国家投资了额外的220亿美元项目。

2016年8月17日,习近平主席在总结"一带一路"倡议取得的成就时称,中国已经与超过100家的政府和国际组织签署了投资项目协议。"一带一路"也被外界称为"第二个马歇尔计划",拥趸们指出,实际上"一带一路"的规模是"马歇尔计划"的12倍,它横贯整个欧亚大陆,范围覆盖了自中国东部至大西洋以及西欧多个内陆港口的广袤地区。

正在实施和筹划中的重大项目

"一带一路"倡议中包含的项目以远东为起点、通过东南亚和中亚两条路径进入欧洲、中东和非洲。通过横跨大陆的铁路和公路网,将"海上丝绸之路"和"路上丝绸之路"连接一起。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巨大。近年来,中国在非洲投资的项目已经超过1000个,在非洲修建了2200公里的铁路和3300公里的公路。在习近平主席的南美之旅中,中国官员已经开始与当地政府协商修建东起巴西大西洋沿岸,西至秘鲁的太平洋海岸的跨大陆铁路项目了。

在欧亚大陆,中国最大的国有运输公司—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于2016年8月10日收购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51%的股份,并对该港进行了现代化工程改造。

"一带一路"的中心项目就是修建连接欧亚大陆的货运与客运铁路网。这些铁路沿着三条欧洲大陆走廊延伸,将中国东部与西欧连接在一起。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国修建的高速铁路比全世界的总和都要多。其中一些项目只是简单地将各地区之间的铁路连成网络,最显着的成果就是中欧之间已经建成并运行的数条跨洲铁路线,如西安至比利时、义乌到马德里、中国东部到德国杜伊斯堡(位于鲁尔河和莱茵河的汇合处)铁路线。最近,中国东部到伊朗的铁路线成功开通,两地运行时间缩短到14天,这节省了2/3的运输时间,极大地降低了商品成本。

规划中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包含的项目范围非常广泛,将直接影响到全世界65%的人口、占世界GDP的三分之一、涵盖全球货物与服务的四分之一、占世界已经探明的能源供应的四分之三。这就意味着每年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的经济活动将涉及到44亿人口、资金将达到21万亿美元。

要在全球推进这些宏大的铁路建设项目,只有依靠中国国企的"中流砥柱"作用。中国政府已经提议要出资修建连接巴西和秘鲁的铁路,由于要穿越亚马逊丛林和安第斯山脉,单单这一个项目就需要资金2500亿美元。作为将"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连接为一体的项目,中国正在修建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之间的高铁线路。通过穿越东南欧的铁路和公路网,中国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口与多瑙河谷连接在一起。中国还正在投标美国筹划中的圣地亚哥至洛杉矶的高铁项目,准备为该项目出资一半。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项目之一,中国正在修建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初始费用已经投入了16亿美元。该港口也是"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的汇合点之一,还是包括运输液化天然气的更大的能源网线的重要节点之一。作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国计划为修建"中巴经济走廊"投资460亿美元资金,这比自1970年以来巴基斯坦接受的所有外国直接投资总和都要多。

中国的财政资源能够满足所有的资金和管理需求吗?

中国的外汇储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剧烈下降后,目前已经稳定下来。至2016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外汇储备额为3.18万亿美元。中国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满足其"一带一路"计划的雄心,而且也已经清楚地表明愿意将钱投资在所需要的地方。通过多边开发基金和中国对"一带一路"项目的直接投资,有相当一批令人瞩目的长期信贷资金已经到位。但据世界银行和其它一些国际机构估算,单单亚洲地区,为了填补"基础设施建设缺口",每年就需要2-3万亿美元的资金。就算把中国以及其它那些新成立的多边开发基金的资金全部加起来,也只能满足一部分资金需求,至少在未来十年内都是如此。

然而,2015年,德国发展研究院的研究报告《资助全球开发: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做出结论称,如果能够合理地运用信贷手段,再加上与其它多边开发基金合作,只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一家就能在短时期内每年筹集发放340亿美元的开发贷款。也就是说,这要比刚刚闭幕的金砖国家印度“果阿峰会”宣布的25亿美元贷款额的十倍还要多。从这个角度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已经与欧洲投资银行实力相当。2012年,欧洲投资银行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了320亿美元,当时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地区开发银行。

德国的研究报告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提供了很多的参考意见和指导说明。比如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的贷款规模不能太少,否则就没有意义。衡量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作用的另一个指标是它是否能够创造金融杠杆,把政府资金和私人资金吸引进来,共同为项目提供资金。

报告还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还应该将国内、地区以及世界银行看作天然合作伙伴。事实上,无论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还是"亚投行"的设立,都反映出一种发展趋势,即无论是地区性的,还是国家级的公共开发银行都得到了更多重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共识,考虑到私人金融系统在投资实体经济方面的局限性,运营良好的公共开发银行能够起到正面积极作用,特别是在需要大笔、长期投资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因为这些项目往往需要长时间的运营,投资方才能获得盈利,而私人银行一般不愿意借出此类贷款的,特别是在贫穷国家中。[1]

关于评估中国"一带一路"项目可行性的第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就是,这些新成立的开发银行,如"亚投行"、丝路基金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否能够达到或超过国际标准。从第一开始,奥巴马政府就对中国提议建立的这些机构能否达到国际标准持保留意见。在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后,美国国安委在英国《卫报》上发表声明称:"美国对亚投行的立场是清晰和一贯的。无论是美国还是全球其他的主要经济体均同意,在全球范围内增加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是迫切的。我们认为,任何新成立的多边机构都应该达到并符合世界银行和其它地区开发银行的高标准"。经过多轮讨论,我们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能否在管理水平、环保与社会责任方面达到世界高标准存疑……"亚投行"能否完善现有结构、能否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有效并肩合作,这对国际社会而言均存在重大利益。[2]

现在,18个月已经过去了,现在看来,当初对亚投行的那些怀疑、保留意见都有些夸大其词。由于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加入了亚投行,全面参与了银行的管理结构设计与人事安排,他们已经在参与的过程中将国际标准和模式带进了亚投行。

由前墨西哥总统埃内斯托•塞迪略担任主席的塞迪略委员会[3]曾经对世界银行改革提出建议,世界银行应该简化对关键贷款的审批手续,这样可以降低高昂的人工成本,缩短项目等待审批的时间。亚投行在设计自己的章程时也吸纳了这些改革建议。

安全与地缘政治挑战

在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解决了管理运营问题后,为了确保"一带一路"所有项目能够取得成功,还有与安全和地缘政治因素相关的一系列艰巨挑战需要克服,至少在运行的初期阶段难以避免。与这些挑战相比,结构性问题或短期资金短缺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本身就是应对安全和地缘政治挑战的最好诠释。该走廊通过铁路、公路将巴基斯坦与中国西部省份相连,包含的项目有修建许多石油和天然气管线和其它很多基础设施项目。但走廊沿线至少有“东突”恐怖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和俾路支斯坦分离武装分子等三支武装组织在活动,面临的安全挑战极为艰巨。该项目现在进展缓慢,因为巴基斯坦的安全部队连修建公路、铁路和石油管线的中国工人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另外,规划中的中巴经济走廊还要穿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这又引起印度不满。金砖五国峰会今年在印度召开,印度政府在公开场合选择强调五国的共同利益,但在印度总理莫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双边会见中,则主要围绕两个问题展开争论。一个是中国反对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二是中国反对印度推动的《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的批约工作,这个问题自1996年开始就是令联合国安理会头疼的难题。虽然印度声称巴基斯坦恐怖分子在2001年袭击印度议会大厦、策划2008年孟买大屠杀以及2016年在克什米尔发动恐怖袭击都是由巴基斯坦政府幕后支持操纵的,要对巴基斯坦进行经济制裁,但作为巴基斯坦的盟友,中国对此却一直保持沉默。

在2016年10月16日出版的《金砖国家邮报》上,印度德里中国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宾建议莫迪政府可以采取更积极的方式解决这些争端,比如说印度公开宣布加入"中巴经济走廊"项目,这样就可以使印度在中巴推进经济发展时也分得一杯羹,也能更好地保护印度安全利益。他声称,如果印度政府这样做,就能转变中国反对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的立场。中巴之间加强贸易纽带最终会使印度得利。中国已经主动提出要投资莫迪政府的招牌倡议─"品牌印度",还答应对印度投资的伊朗恰赫巴哈尔港(位于阿拉伯海)注资[4]。

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三国之间的复杂关系只是中国与其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关系的缩影之一。中国的领导人对此也心中有数。中国社科院的许奉先最近写道,"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成功的最大挑战就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和沿途的安全挑战。他称,"中巴经济走廊"将是一个试验场,看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能否胜过民族矛盾与冲突?[5]

中国国内经济的发展情况也是决定"一带一路"战略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在未来十年,中国的GDP将保持6.5—7%的增长速度。也有一些分析家预测,由于中国国企机构臃肿、效率低下,国内债务总额持续保持高位,在加上庞大的影子银行和工资增长压力(在过去十年,中国工资年增长率亚洲最高,达到10%)、建设真正的社会保障体系要求等因素,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将陷入混乱。布鲁金斯学会的大卫•道罗在2015年7月的研究报告中称,"一带一路"倡议对解决中国国企产能过剩问题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6]

但同样在这份报告里,还有近期麦肯锡集团所做的一份报告中均称,"一带一路"倡议与奥巴马政府推动的TPP之间的冲突有点夸大其词。其实两者可以互相补充,即TPP为未来跨太平洋贸易提供"软件"服务,"一带一路"通过投资基础设施为经济增长提供"硬件"服务。[7]

世界主要大国对中国倡导"一带一路"的内在动机感到不安,这才是对该倡议提出各种怀疑的潜在原因。习近平主席声称要将"一带一路"打造称"双赢"的新模式,目的就是要建立全球"命运共同体"。

但是,在华盛顿和新德里看来,中国对瓜达尔港的建设就是为了让其充当中国日益强大的海军潜艇部队基地,目的就是将中国海军的投送能力扩展到印度洋。

在整个西方社会,对中俄正在形成的地缘政治联盟日益感到不安。最近数月,中俄海军已经在太平洋东北部联合开展了许多军事演习。而且,中俄之间已经签署了将"一带一路"与俄罗斯的远东开发计划相结合的初步协议,最近还签署了一份价值400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俄罗斯牵头的“欧亚经济联盟”也已经与中国的"一带一路"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在双边贸易中使用本币结算,绕过了美元作为国际能源贸易储备货币的作用。

中国优先? 还是真正的"双赢"?

今年,习近平主席访问西雅图和华盛顿时,他向美国大公司的总裁们保证,中国仍然是现有国际金融结构中负责任玩家。他举例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通过坚定持有美国巨额政府债券,中国在稳定美元地位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中国政府一再安抚世界,但大家仍然对中国想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掩护,实现其长期的地缘战略野心感到不安。中国在2010年推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的同时,在南海问题上采取了强硬举动,这让域内的小国家不得不在追求扩大与中国的投资贸易合作的同时,还寻求美国的军事保证。

2500多年以前,中国伟大的军事战略家孙子曾经在《孙子兵法》中写道"百战百胜不是最终目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为了实现其雄心勃勃的"第二个马歇尔计划",中国领导人正在努力让全世界相信,中国正在致力于推进全球系统改革,而非在"一带一路"的伪装下只追求"中国利益优先"。

  1. 德国发展研究院政策文件《资助全球发展:金砖国家开发银行》;2013年第13号文件;作者斯蒂芬尼•格瑞夫斯•琼斯
  2. 《美国对英国加入中国领衔的亚投行的怒火》,作者尼古拉斯•瓦特、鲍尔•路易斯和塔尼亚•布瑞尼甘;《卫报》,2015年3月12日
  3. 《为21世纪的世界银行再加油》;世界银行管理现代化高级委员会报告;2009年10月期。http://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NEWS/Resources/WBGoveranceCOMMISSIONNREPORT.pdf
  4. 《印度与"一带一路":其实并不复杂》选自《金砖国家邮报》,2016年10月16日,郑嘉宾。http://thebricspost.com/india-and-obor-its-not-complicated/
  5. 《中国习近平"一带一路"的关键项目会失败》,选自《时代杂志》2016年8月18日。作者查理•坎贝尔
  6. 《中国作为地区和全球力量的崛起: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作者:大卫•道罗;布鲁金斯学会,2015年7月15日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chinas-rise-as-a-regional-and-global-power-the-aiib-and-the-one-belt-one-road/
  7. 《中国的"一带一路":能够重塑全球贸易?》麦肯锡集团播客;2016年7月,西西莉亚•马泽察、凯文•斯尼达和乔


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