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东亚主要国家因应「一带一路」之策略及相关措施

许茵尔 (中华经济研究院区域发展研究中心分析师)

「一带一路」(One Belt and One Road)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称,是中国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于2013年9月提出之跨国经济合作理念。2015年3月,中国大陆国家发展改委、外交部及商务部公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一带一路」正式成为中国大陆近年对外的主要经济战略。

「一带一路」的架构与重点

根据《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一带一路」将在经济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的目标下,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扩大区域合作范围及水准,以更具层次的方式来致力于亚、欧、非洲及邻近海洋的互连互通,促进区域内市场的消费、投资、就业与需求,强化区域内之国际竞争力并建构一全方位的开放新格局。

「一带一路」涵盖区域与范围,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点在于畅通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伊朗、土耳其、俄罗斯、德国、荷兰、义大利等国,与中国大陆之新疆、青海、甘肃、陕西、重庆、云南、四川、内蒙古等地的经贸合作,透过加强沿路的基础建设来消化中国大陆过剩的产能并带动西部地区的开发;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点则是从中国大陆沿海港口及城市,如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山东等地,来发展其与南海、印度洋和欧洲等区域之合作与战略伙伴关系。

为能充分发挥「一带一路」区域内各国资源禀赋差异、提高经济互补效益,中国大陆将自政策沟通、设施联通,以及贸易、资金和民心相通等方面着手,强化各国在这些领域的合作。首先在政策沟通部分,为使沿线各国可就经济发展战略和对策进行充分交流、共同制定推动区域合作的规划与措施,将积极建构多层次政府间之沟通交流机制,以强化合作。

其次,在设施联通方面,因基础建设的互连互通是「一带一路」发展之基础,因此将在尊重国家主权、安全关切及环境保护的情形下,加强各国基础建设的规划、技术标准体系之衔接,逐步连结亚欧非之基础设施网络。藉由掌握基础建设工程,并建置统一且完善的管理协调机制,以实现国际运输便利化为目标;强化能源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共同推动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展开区域电网升级的改造;推动跨境、洲际海底光缆等通讯网络之建设,以扩大资讯交流与合作。

至于在贸易、资金和民心相通等部分,将以投资、贸易便利化、海关、检验检疫、统计资讯、金融监管、法规监管认证、推动新兴产业、旅游合作等领域为主,藉此拓宽贸易网络,共同提高技术性贸易措施透明度,以提高区域内之自由化水准。其中在投资方面,农林牧渔业、农机及农产品生产加工、能源、矿业等领域将是深化合作的主轴;在推动新兴产业部分,则将以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促进资讯科技、生物、能源、材料等新兴产业合作,共同建立创业投资合作的机制。

中国大陆推动「一带一路」之具体战略

中国大陆为确保「一带一路」能达成促进区域合作蓬勃发展的目标,除将加强与区域内国家进行双边合作,亦将充分发挥其参与之多边组织或协定之力量,如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亚欧会议(Asia-Europe Meeting, ASEM)、中国-东协FTA、亚洲合作对话(Asia Cooperation Dialogue, ACD)等,以强化与相关之国家的沟通,让区域内更多国家参与并了解「一带一路」的建设。

目前中国大陆为充分发挥国内地区之比较优势,采取更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首先在西北及东北地区,中国大陆视新疆为西向重要窗口,藉其深化中国大陆与中亚、南亚、西亚等国家的交流,以其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通枢纽、商贸物流和文化科教中心;并配合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民族的经济人文优势,推动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建设;发挥内蒙古通往俄、蒙的区位优势,并完善黑龙江、吉林、辽宁与俄之陆海联运合作,以运输走廊方式建设北向之窗口。

西南地区则以广西和云南与东协相邻的优势,加快发展北部湾经济区、珠江和西江经济带的发展,并推动与周边国家的运输通道建设,使广西与云南成为面向南亚及东南亚的辐射中心;此外,并鼓励西藏与尼泊尔等国进行边境贸易及文化旅游合作。而沿海和港澳台的合作将利用长三角、珠三角、海峡西岸、渤海等经济区开放程度高、经济实力强、腹地广大等优势,支持福建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另将发挥香港及澳门行政区独立的优势,并为台湾参与「一带一路」规划相关措施。

内陆地区将透过内陆纵深广阔、资源丰富、产业基础优异的条件,推动区域合作及产业聚落发展。除了视地区的发展特性与优势来制订各区的开放主轴,中国大陆对内积极将既有之政策与「一带一路」战略进行连结,例如已就上海、天津、广东及福建等四大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一带一路」接轨进行研究,以扩大其在投资与贸易领域之网络,为中国大陆打造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在各省市的布局方面,甘肃省兰州市提出将运用其拥有4大铁路干线、7条高速公路、4条光纤网络及14条国际高铁航线之优势,在「一带一路」架构下发展跨境电商物流产业;江苏为「一带一路」政策将加速沿海工程装备、风力发电、生态建设等海洋产业之发展;在云南省昆明市东西两侧批准设立面积约482平方公里的「云南滇中新区」,以扩大对外开放幅度、培育现代特色产业、推动新型城镇化等为基础,型塑中国大陆对南亚与东南亚之窗口;新疆正以乌鲁木齐为中心,打造新疆至中亚、西亚、南亚及俄罗斯之交通要道。

至于在对外方面,目前中国大陆已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藉由签署合作架构、多边对谈机制、政府高层会晤、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以设立丝路基金,及建设其和中亚、东南亚、欧洲、俄国之经济走廊,并推动国际物流通关整合等方式进行协商。例如透过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平台来吸引中东与欧美地区之目光,扩大中国大陆与相关国家在技术移转、农业、旅游等议题之合作;中国-东协智库论坛在2015年的主题即为「一带一路与中国-东协命运共同体建设」,期盼能藉论坛交流来增加双方在「一带一路」架构下之产能合作、互联互通、战略同盟的成效。

此外,中国大陆邻近国家也开始就「一带一路」展开布局。如「一带一路」周边近30个国家已与中国大陆达成免签或落地签证的协议,将可望提高区域内人员流动的便利性并刺激旅游观光产业的发展,为「一带一路」周边国家带来新的发展机会;非洲、中东及南亚地区的国家则以参与AIIB作为支持「一带一路」政策的具体象征,将积极参与相关投资或合作项目。

东亚主要国家面对「一带一路」之因应策略及相关措施

面对全球经济整合浪潮,台湾除了积极就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进行努力外,寻求适切的方式加入区域性经贸整合网络亦十分重要。以下就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及越南等东亚重要国家,在面对「一带一路」时之态度、作法及因应策略进行说明,以作为未来台湾参与相关整合之参考。

日本

日本虽然并未被中国大陆纳入「一带一路」的布局当中,但日本对于「一带一路」的相关政策仍十分关切,认为中国大陆是以「一带一路」作为经济由高速成长转换为稳定成长的衔接政策,同时也是其积极向外发展、与国际接轨的战略。值得关注的是,日本与中国大陆皆积极抢占东协国家的高铁、铁道、港口、道路等基础建设市场。

综观「一带一路」政策,可以发现很多项目皆针对东协的连结与整合进行规划,且由中国大陆主导的AIIB已于2014年10月签署成立,这两大战略皆已对日本造成经济与政治面的压力。因此目前日本著重在将既有之友好国家提升至全球战略伙伴关系,与其强化海洋与安全的合作;并配合美国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战略、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由扩大对外出口市场及确保海外能源之供应等方式,降低「一带一路」与AIIB对其之冲击。

韩国

韩国虽然并未被中国大陆纳入「一带一路」的布局中,但其于2013年提出之「欧亚倡议」的目的与「一带一路」相似,但特别强调应建构一条贯通朝鲜半岛、中国大陆、俄罗斯、中亚及欧洲的交通网络,以进一步增加亚、欧洲在经济、物流和安全领域的合作。因此在2015年1月于北京举行的中韩经济部长会议中,中韩两国已达成共识,将对「一带一路」及「欧亚倡议」战略之间的合作,进行研究与讨论。

目前中韩已初步同意以「一带一路」做为架构来探讨双方甚至是多方的合作,如韩国可充分发挥于基础建设、工业产能、工业园区、生态环保、海洋经济及电子商务等领域之优势,则将有机会创造与「一带一路」区域内涵盖国家之合作。参与「一带一路」对韩国来说,除了可为物流、金融及基础建设相关产业带来商机,更可与其近期推动的「中等强国外交」(Middle Power Diplomacy)结合,在国际局势的变动下,打造一个更独立且更平衡的外交战略。

新加坡

作为东协经济发展与自由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新加坡不仅被外资视为前进东协市场的滩头堡,且因其与中国大陆稳健的经贸关系,星国遂成为东协国家或外资与中国大陆沟通的另一桥梁。新加坡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大陆对邻近国家战略思维的转变,除了可配合东协互联互通总体规划(Masterplan on Connectivity)的方针外,亦是中国大陆为化解经济成长趋缓的手段,提升其经贸发展质量的积极作为。

新加坡期许能在「一带一路」中的海上丝绸之路扮演关键角色,除了持续发挥其于区域间的影响力,同时将与中国大陆合作,共同推动中国-中南半岛国际经济走廊(南宁-新加坡),涵盖中、越、寮、柬、泰、马及星等国,影响扩及东南亚与泛北部湾各国的港口、缅甸、粤港澳等地区;并在「一带一路」的建构基础下,就与香港之间的竞合进行研究,以充分发挥星港在金融、贸易与物流产业之优势,共同把握「一带一路」的潜在商机。

马来西亚

在马币贬值与经济成长趋缓的情形下,马来西亚十分支持「一带一路」相关政策,也非常看好两国在基础建设、物流、交通等领域的合作潜力。且因地缘关系、侨胞众多便于沟通等缘故,中国大陆的福建与广东省更被马来西亚视为重点合作窗口,期许能透过参与福建自贸区,并深化其与厦门、广州及深圳等城市的合作,来拓展中马商贸的发展。

此外,目前中国大陆的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正参与马来西亚关丹港(Kuantan Port Authority)之扩建,陆方拥有40%的股权,双方以区域配套措施、物流体系、招商机制等领域的合作为重;马国亦提供资金与相关政策优惠予以支持。同时马来西亚更宣布未来将深化与中国大陆在电信产业及基础措施的合作,并针对海洋议题采取开放政策,例如与中国大陆分享马国在渔业海洋的优势、全力支持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组织港口联盟、允许陆方投资马国港口、在港口附设自由贸易区及产业园区等,以扩大马来西亚港口的整体经济规模。

印尼

由1.7万个岛屿组成且拥有庞大内需商机的印尼,是中国大陆近期积极拉拢的对象,双方除了持续藉由中国-东协博览会来强化彼此经贸网络,也已就工业园区、港口码头、道路桥梁、通讯网路等基础设施展开广泛的合作。对印尼而言,「一带一路」与其于2015年5月提出的「海洋强国」愿景的目标一致,皆是发展海洋经济、扩大于区域内之经贸影响实力;更可藉由「一带一路」实现各港口与铁路、公路等交通网络之连结,推动印尼经济平衡发展与基础设施建设。

印尼认为以其与中国大陆在经贸层面的合作关系,将可在「一带一路」中扮演关键的积极作用。基础建设方面,可望利用中国大陆与日本在印尼的竞争,从中获取最大利益。例如虽然日本自2009年起就已与印尼就建造高铁系统接触,但因中国大陆提供高铁整合港口、道路、电厂等基础建设之低价合约,使中日两国的竞争越趋白热化。虽然最后印尼的高铁系统仍交由中国大陆建置,但在招标期间印尼多次公开鼓励中日就交通建设竞争,此一结果充分凸显其对中日两国的杠杆策略运用。

泰国

泰国政商界与社会普遍期待能在「一带一路」的架构下,发挥泰国在东协国家的地理中心地位优势,更深入地与中国大陆展开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战略面之合作。为强化与「一带一路」政策的连结,泰国在2015年4月宣布将加快建设来兴府夜束县、莫拉限府、宋卡府、哒叻府及沙激府阿兰等5个经济特区,并推出廊开府经济特区工业园发展计划,以农业工业、渔业、陶瓷制造、纺织成衣与皮革加工、珠宝、医疗器械、汽车、家用电器与电子制品、塑胶、药品及旅游等领域为重点发展产业。

除兴建边境经济特区外,泰国更提供土地取得、租税等优惠措施,如开放外资完全持股、工作证延长、视产业给予进口零关税与3~8年的企业所得税免缴优惠等;建置一站式服务中心(One Start One Stop Investment Center, OSOS),提供谘询服务并协助省去冗长的办理程序。同时,泰国与中国大陆企业也在2015年5月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就合作兴建连结太平洋的泰国湾与印度洋之安达曼海的克拉运河展开研究。虽然中国大陆与泰国官方均表示并未参与相关备忘录之签署事宜,但外界推测若克拉运河顺利开凿,未来国际海运不必绕经新加坡、麻六甲海峡,不仅缩减航程,亦可强化中泰两国间之经贸战略伙伴关系。

越南

中国大陆是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且广州更是越南自中国大陆进口工业原料的重要港口,因此越南十分支持「一带一路」政策。在2015年9月中国-东协博览会开幕式中,越南副总理更公开宣布越南将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期盼能藉此扩大中越经济走廊的产值,并提高双边经贸网络之稳定度及于产业之影响性。

目前越南除了与中国大陆在农业、商业、基础工业等领域合作外,在跨境交通网络的建造已有初步的成效。连结越南、经中国大陆至俄罗斯的越南-广西-苏满欧公铁联运跨境路线已于2015年4月开通,未来在越南生产的产品将可由越南直达广西凭祥友谊关口岸,再经苏州保税港区接驳苏满欧国际列车从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出境,最后经蒙古抵达俄罗斯。此外,中越更合作建造中越北仑河二桥以提高两国间之跨境交通便利性,并推动东兴-芒街、凭祥-同登、龙邦口岸-茶岭及河口-老街等4个跨境经济合作区,具体实践贸易与投资自由化之政策。

台湾的机会

综观「一带一路」涵盖的区域、重点及中国大陆目前之具体战略,可以发现中国大陆期盼能透过「一带一路」战略来消化过剩产能、将资源进行有效配置,并稳固其与邻国之经贸联结。如推动顺利将不仅能扩大中国大陆的出口规模、建构区域内全新且完整的产业链,同时也能增加中国大陆于区域内之影响力,对美国轴心转向亚洲政策达到制衡效果,建立其对外经贸新格局。

虽然中国大陆已在《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提及将为台湾参与「一带一路」进行妥善的安排,但具体细节并未多做着墨。考量台湾位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旁,且东南亚一直是台湾对外投资的重点地区,因此建议我政府可利用此一背景,针对海洋经济层面进行战略分析,寻求台湾可能的切入点,如透过强化与东南亚及大洋洲等区域之投资及贸易领域之伙伴关系,来增加台湾于区域内之影响力。

至于对主导「一带一路」之中国大陆则可透过既有之两岸合作关系进行延伸,即将中国大陆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商贸制度面合作,如物流、检验检疫等经验或流程进行复制,在「一带一路」的架构下,扩大两岸合作机会。例如可参考中韩推动多方合作的策略,不仅充分发挥台湾产业优势,更可将两岸产业合作的目标设定在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如此一来除了能降低两岸对合作目的之分歧、增加互信合作的基础;也可为两岸产业合作创造诱因、降低商贸障碍,共同开辟「一带一路」沿线市场,为台商寻求新的拓销机会。

感谢中华经济研究院授权经贸研究刊载本文,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