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中国制造业大迁徙

香港城市大学陈友华教授

面对国内生产成本上升,中国制造业出现转移至美国和东南亚的现象。城大商学院管理科学系主任兼讲座教授陈友华撰文探讨个中缘由、制造业转移的最新走势,以至中国投资如何促进美国经济复苏。

还是美国候任总统的特朗普于2017年1月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会面时,以其招牌式口吻声称「这是个很棒的会谈」。他们讨论的正是这位即将接掌大权的白宫新主人最感兴趣的话题──美国的就业问题。翌日见报的新闻头条标题是,为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岗位。

「我们关注的重点是小企业。」马云在会面结束后对记者说:「我们特别讨论了.....支持一百万家小企业的话题,特别是在美国中西部一带。

马云表示,阿里巴巴的业务扩张将集中在服装、葡萄酒和水果等产品,尤其重视东南亚和美国中西部市场的贸易。

毫无疑问,阿里巴巴气势惊人,在2015年参与其商业平台的活跃卖家已超过1000万个,据其内部估计,阿里巴巴已经在中国的零售市场创造了1500万个以上的工作岗位。

美国制造业回流进度停滞不前,而中国在美投资却蓬勃增长,是这次会面的背景。2012年以后,中国在美投资每年都超越在其他地区的投资,在2016年,中国企业投资在美国经济中达到创纪录的180亿美元,涉及的领域涵盖娱乐事业、微电子、资讯科技、家电及酒店业等。这些投资除了透过财务上的合并和收购,还包括了在棕地或绿色地块兴建新的制造工厂。

世界工厂?

早在2010年,彭博商业周刊就曾刊文《工厂何以纷纷撤离中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搬迁浪潮始于2012年,那一年中国服务业首次超越制造业,成为占国内生产总值最大比重的第一产业,被认为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里程碑。

鲁政委认为,「形势日趋严峻,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当我们唱好服务业在经济结构上日益重要的角色时,实际上这情况已经发生,那是2012年的事情了。」鲁并指出,中国的高税率及高土地成本是驱逐厂商逃离中国的重要因素。

中国的制造业基地的确正在变革。低端制造正逐渐转移到越南和印尼等的东南亚国家和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与此同时,自动化技术日益发达,推动着高增值的产品制造业发展。中国制造业的全盛期已成明日黄花,那是上世纪80、90年代,特别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的那些年。那段时间,中国制造基地的增长与美国制造业后退有直接的关联。部分消息来源认为,2001-2013年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相当于美国320 万个工作岗位总值。制造业倾向于撤离经济发达地区,而十年的时间已经让中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东南亚的繁荣

政治和经济的多重因素交叠,正在形成另一个关键性的转移──离开中国。太平洋两岸的政府政策在发挥作用。在中国,北京正在鼓励劳动力密集的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便北京转型发展高增值产业与自动化业务。在美国,特朗普总统提议可能要在两国之间设立关税作为贸易屏障,并且提倡「在美制造」。问题来了,究竟谁来制造?

对中国而言,新政策意味着制鞋及制衣业的重要性将会降低。越南从中国手中接过这些行业,成为耐克运动鞋的最大生产国。东南亚国家向欧盟、美国和日本的服装出口,近年增长强劲,与中国的出口表现形成强烈对比。以台湾最大的服装公司儒鸿企业为例,随着日益困难的商务环境和飙升的工资成本,正在撤出中国。

高科技领域也受到影响。三星把超过50%的智能手机安排在越南组装,并且有一间新的三星工厂正在当地兴建中。据报导,三星将会把80%的中国生产量转移到越南。此等巨型企业离开中国之后,与之相关的供应链伙伴早晚也会离开,接着便会是第二层的关联企业及零件供应商。由此而产生的涟漪效应就是,越南公司在电子相关工业的投资大幅增加。

撤退潮

与中国制造业撤退潮紧密相伴的,是中国的外向投资迅猛发展。2016年首11个月的投资,较上一年同期相比增加了50%,其中制造业投资占中国海外收购超过三分之一。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民营企业的投资增长只有3.1%。

外界对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能够达成一致的心理预期,加速了上述供应链的转移。TPP将促使越南转化成开放型经济体,并成为外商直接投资(FDI)更乐于选择的投资地。鉴于其他东盟国家也有意加入此协定,一种类似于1990 年代的珠三角模式正在破土而出,包括像印尼等新兴国家纷纷引入经济刺激措施,吸引鼓励外国投资,其汇率也保持在较低水准。整个地区自信满满,要利用低成本的优势,将珠三角取而代之,成为世界低成本制造中心。

不过,今年一月特朗普总统不问青红皂白地带领美国退出TPP后,各国面向美国的出口业务前景因而添上阴霾。短期来看,美国本土投资回流以及外国在美的直接投资,将为美国多经济注入新动力。在这疑雾重重的贸易环境下,只有一件事是毫无悬念的,那就是这些制造厂商不会再回到中国。

FDI超过投资回流

具讽刺意味的是,在美国制造业重生的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发挥的作用看起来比热炒的美国资本向本国回流所起的作用要大得多。

科尔尼管理谘询公司合伙人Patrick Van den Bossche指出:「美资回流现象一度被很多人视为制造业决定性转变的先导,但或许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偶发现象。」Patrick是2016年4月出版的《回流指数研究》报告的联合作者,这份报告直言,那些易受工资成本上升影响的行业已经离开中国,只是它们并没有回流美国,而是在其他亚洲国家成功落户。越南是受惠的新兴国家之一,它吞噬了大部分从中国流出的制造业市场,特别是服装行业。2015年美国从越南进口的制成品几乎是2010年的三倍。

一日可达

在整个美国,中国的投资正在为制造业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在中国制造生产近60年后,天源服装公司成为第一家在美国阿肯色州开设工场的中国服装厂商,缩短与顾客之间的距离是其主要动机。

「我们的位置处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中点,卡车一天的行程能够覆盖60%的美国人口。」阿肯色州经济发展委员会执行总监Mike Preston表示。

天源还有五家工厂在中国运作,但它已将北美视为其最大的市场机会。阿肯色州是美国重要的棉花产地,其生态系统对于纺织和制衣厂商来说,具有特别的吸引力。投资激励措施也很到位。作为对投资当地的鼓励,天源获得100万美元的基础设施资助,50万美元是作为培训的配套资金,另外还有每年3.9%的退税,相当于每年160万美元。这是一个双赢局面,当天源的工厂改造完成后,将于2017 年下半年投入生产,预计届时将会雇用400名美国员工。

投资外流的另一个着名企业,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玻璃。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曹德旺说:「在美国,土地基本上是免费的,电力的价格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的价格则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福耀玻璃计划于本年在美国开设第三家工厂,届时其在美国投资总额将达到10亿美元。

机器人潮

的确,美国的制造业正在重新走向繁荣,并在2016年创下史无前例的新纪录。奇怪的是,这个成就并没有大肆张扬,其原因在于自动化。与1987年相比,美国制造业的产值增加了85%,但雇用的工人却只有当时的三分之二。在眼下民粹主义政治家们承诺把工作机会拿回美国的氛围下,这个事实显得有点碍眼。

下一个问题是,由谁来制造机器人?根据国际机械人联合会的资料显示,中国早在2013年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号召发起「机器人革命」。到2016年底,中国计划要取代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用家。中国正把机器人的用途扩大到工业生产之外,包括农业和其他的应用范围。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支持,大量机器人正投入自动化生产的队伍当中。这情况尤见于在富裕的东部沿海省份,单广东省而言,已计划在2015-2017年间向自动化领域投资80亿美元。结果是什么?雇用更少的工人,却获取更高的生产率。

告别「中国制造」?

没有人预期制造业会从中国富裕的沿海地区销声匿迹。要在其他地方建立起从纺织到电子等各行各业的一套复杂的供应商网路,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达到的事,需要经年累月的努力。

《全球采购趋势调查》是一个面向全球采购经理进行的综合调查,对风险环境及采购趋势作出评估。调查资料显示,中国作为低成本采购目标地域的地位正在减弱。

「2016年,认为中国是低成本采购目的地的人数比例首次降到50%以下。」IHS马基特经济师Paul Robinson表示:「与2012年调查时的70%相比,这是很显着的下降。」

将中国视为全球供应链中枢的人越来越多。但对部份领域,比如化工、塑胶和纺纱这类能源消耗量高、人手需求少的行业而言,迁移到美国能够降低成本。特朗普总统经常挂在嘴边的减少企业税倡议,正好进一步提高他们到美国发展的意欲。

很多中国公司计划将高端工作留在中国沿海,而将不太复杂的工序转移到别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西向扩张奠定了外向发展的格局,与此同时,中亚也在热情地向企业招手。

美国品牌

去年11月,一家标志性的美国制造商启动了从中国重返美国的行动,或许特朗普赢得选举就是促成其事的最后一把推动力。Trans-Lux公司是历史悠久的制造业传奇,它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电子显示屏幕的制造商。是电子资讯显示屏技术的先驱,早在1923年就在纽交所安装了他们的系统。在过去二十年间,这些显示屏幕都是在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制造的。现在,他们把生产线搬回美国,好处似乎远不止降低成本这一点。

「与1997年相比,中国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运输成本更像洪水猛兽,要设置新厂房扩大生产殊不容易。」Trans-Lux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J.M.Allain表示。

「重返美国在经济上很有意义。」除此以外,还有更深一重的理由:「不管怎麽说,一个『美国制造』的标签更能为产品增添声誉。」随着中国制造企业跨越太平洋而来,在重振美国品牌过程中,显然这家公司不会是孤身上路的独行者。



2016年创记录的中国在美投资个案

1月 大连万达集团以3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电影制作及投资公司传奇影业(Legendary Entertainment),是迄今中国与荷里活最大的一宗交易。

4月 由中信资本、华创投资、金石投资等组成的中国企业财团以19亿美元收购了豪威科技(Omnivision Technologies),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采用的相机感测器就是由这间公司研发的。

4月 天津天海以60.7亿美元收购英迈(Ingram Micro),创下迄今以来中国公司收购美国资讯技术公司的最高金额记录。

6月 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以56亿美元购入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家电部门,迅速扩大海尔在美国市场占有率。

9月 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的安邦保险完成了作价65亿美元的战略酒店集团(Strategic Hotels and Resorts)收购。

10月 海航集团同意支付64.9亿美元,从私募基金黑石集团(Black Stone Group)手中换取25%的希尔顿股权。此项交易是海航集团力图强化其全球旅游业务的策略手段之一。



在美国进行的中国制造

中国企业已经通过不同行业进入美国制造业。

造纸业:2014年6月,山东泉林纸业宣布将投资约20亿美元在维珍尼亚州里奇蒙市建设纸浆和造纸工厂。

纺织业:科尔集团已投资2.18亿美元在南卡罗来纳州建设棉纱工厂,并正在「棉花为王」的地方进行招聘。

工程机械业:三一重工在乔治亚州投资6000万美元,设立办公室及建造工程机械制造厂。

电脑:联想集团于2013年6月在北卡罗来纳州开设了一个电脑生产工厂。

汽车零部件业: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万向集团,在美国的14个州开设了28家工厂,雇员人数达6500人。

制衣业:2016年10月,中国服装制造商天源服装公司投资2000万美元,生产Adidas、Reebok、Armani等品牌服装──这是首家在美国生产服装的中国制造商。

造纸业:2016年4月,中国纸品企业太阳纸业表示,其位于南阿肯色州的首间北美工厂正式开业,投资超过10亿美元,用以建设一座全新的生物制品厂房,可为当地创造250个工作岗位。

钢管业:天津钢管集团以超过10亿美元投资德州一家钢管工厂,预料每年钢管生产量可达50万公吨,用于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系统。

原文刊载于城大商学院《CITY BUSINESS Magazine (2017春季)》,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