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以全球化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挑战

香港城市大学甄洁明博士

毫无疑问,2017年的全球化之路注定是坎坷不平的。有许多前所未有的大事悬而未决。众所周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保护主义议题是巨大的障碍,对全球化带来挑战。另一方面,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边界开放与强化经济合作为基础,提供了一个大相迳庭的愿景。时间将会证明,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究竟哪一方会更具影响力。我们是在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还是说,我们将见证全球化浴火重生?

特朗普政权

在平稳的克林顿─布殊─奥巴马时代,全球化进程也曾遭遇过一些大挫折,程度上却难以跟目前的情况相比。自2017年1月以后,美国的国际政策作出了重大变化,大幅度转向贸易保护主义。以特朗普为首的行政当局,一如既往地批评前任总统的贸易政策和移民政策,未能以促进美国的权益为依归,也忽视了美国工人的福祉。因此,特朗普当局新出台的政策,对全球化的贸易和移民两个方面都作出了重大限制。

贸易限制

特朗普兑现了他的其中一个竞选承诺,就是他就任总统后不久便签署了退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的总统备忘录。他还有意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进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自1994年以来对北美经济整合具有关键意义的贸易协定,在此协议下,墨西哥对美一半以上的出口商品以及美国对墨西哥三分之一的出口商品获豁免关税,该协定还建立起加美墨走廊,通过电信、铁路、管道基础设施,大大加强了三个成员国之间的联系。不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第2205条规定列明,成员国可于发出6个月通知后,退出这个协定。

特朗普反对《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协议对美国的就业产生影响。贸易自由化使美国的大企业得以将生产外判,这随之引发争议,认为这样会导致美国的就业机会流失,并降低了美国工人工资。然而,这种看法至少忽略了经济发展过程的三个重要的特征事实。

首先,自由贸易总体上能够增加低收入家庭的福利,因为自由贸易降低了生活必需品如服装和包装食品等产品的成本,还拓阔了美国消费者的消费品选择范围。第二,美国的比较优势在于知识密集型服务,这些行业需要的是具高技能的人力资源,有别于制造业所需的低技能劳动人口。与发展中国家展开在第二产业的竞争,并非是维护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的一项适当战略,广受认同的理论认为,创新和技术改良才是长期可持续增长的动力。

产品生命周期理论

第三,产品生命周期理论表明,任何产品都会经历由三个阶段构成的生命周期。第一个是「新产品」阶段,在这个阶段,产品由先进国家(例如美国)动用大量资本和高技能劳动力研发出来,并以较高的价格推出市场,发明产品的国家占有绝大多数的出口量。第二是「成熟产品」阶段,来自其他先进国家的消费需求,带动了需求增长,于是发明国便在这些国家建立生产设施,发明国销售到这些先进国家的出口量因而逐步减少。最后一个阶段是「标准化产品」阶段,此阶段的产品生产更加标准化,导致价格降低,发明国会利用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南亚国家)的低生产成本,将生产外判予这些国家。在这个阶段,发明国成为进口国。

按照上述理论,将生产程序外判予发展中国家,是产品生命周期中一个自然过程。为了维持出口总量,发明国应该将关注点放在新产品的持续研发上,而不是对成熟产品的生产加以限制,因为这恰恰与其国家的最佳经济利益是相抵触的。总括而言,期望在退出国际自由贸易协定后,便能够将工厂的工作岗位带回美国,无疑是水中捞月。相反,这会导致直接投资重新布局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同时还有可能遭到受影响国家的经济报复。

货币操纵指控

特朗普政府还威胁说,要对那些被认定为「破坏全球贸易规则」的国家采取强硬措施。他们特别指出有意把那些据说是「从事不公平竞争」的出口大国带上法庭,这其中包括了中国。特朗普指控中国操纵本国货币以获得贸易优势,如果这个指控得以证实,其他国家就有理由对中国的出口施加贸易限制。然而,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针对中国提出的货币操纵指控,却被美国自己的财政部所否认。事实上,从最近20年中国的名义汇率图表看来,2014年之前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持续保持升值趋势,并没有证据显示中国主动进行了单边干预,以拉低货币价值。

实际上,特朗普限制贸易、限制移民的激进想法并非毫无隐患。如果美国挑起贸易战,受影响的国家很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中国在过去就采取了类似的报复行动。2009年,美国对中国的轮胎出口征收惩罚性关税,中国随即作出反应,对美国的食品出口采取了反倾销措施。同时,针对中国的任何贸易指控都必须取得世界贸易组织(WTO)所作出的正式争议裁决,这是一个基于WTO过往判例的流程。

移民限制

特朗普在其上任的首90天,已经签署了多项总统行政命令,禁止来自七个(后来变成六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90天,这些国家分别是伊拉克、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美国后来将伊拉克从名单中剔除)。尽管特朗普未来的贸易和移民政策尚未明朗,但一般意见认为,美国会更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并将导致经济势力重新洗牌。国际贸易受挫的国家有可能会寻找新的经济伙伴,设法保住自己的贸易地位。「一带一路」计划恰好为建立新的经济关系提供了机会。

英国脱欧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震惊世界,将英国推上了脱离欧盟的不归路。欧盟目前共有28个成员国,其中19个国家加入了欧元体系。脱离欧盟将使英国丧失参与欧盟单一市场的四大自由:货物的自由流动、服务的自由流动、人员包括工人的自由流动,以及资本的自由流动。这些巨大转变将会随着英国与欧洲理事会达成退出协定,或者在其向欧洲理事会发出退欧盟意向通知后两年生效。

在英国与其他欧盟成员国之间缔结新的贸易和经济协议之前,由于丧失了在欧盟单一市场的准入权利,英国对欧洲单一市场的货物和服务的净出口额,特别是对英国至关重要的金融服务行业,将会显着下降。2014年,英国在金融和保险行业的贸易顺差累计达到200亿英镑,这主要归功于英国拥有欧盟的准入权利, 让英国银行和投资公司能够通过设立分支机构,或是无需额外审批而直接提供跨境服务, 为欧洲经济区的客户提供服务。不仅如此,英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欧元交易中心(2016 年英国占全球欧元交易的45%)的地位也会遭受欧洲中央银行的挑战。欧洲中央银行的「当地政策」要求以欧元计价的贸易,必须通过位于欧元区的中央对手结算所(Central Counterparty Clearing Houses)进行清算。普华永道一份研究报告估计,英国脱欧将导致英国金融服务行业损失七至十万个工作岗位。未来英国与欧盟之间新的贸易协定仍然悬而未决,这也是对当前全球化进程的一种反制。

一带一路

面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风潮,以宣导经济合作为前题的「一带一路」计划可说是反其道而行。2013年,由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的「一带一路」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跨区域基础设施开发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沿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将非洲、中亚、东欧、中东、俄罗斯、南非以及东南亚诸多国家联系起来,这些国家覆盖的总人口大约是44亿,而美国的人口是三亿、整个欧盟是五亿,全球是74亿人口(2016 年的资料)。这个计划涉猎的范畴甚广,大量基础建设工程不单涵盖通讯、道路、电力和铁路等网路,还包括港口设施、空港设施、IT 基础设施、零售与配送网路等。「一带一路」被广泛接受和认可,成为对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一种对抗力量。「一带一路」将欧亚大陆希望脱贫的国家连接起来,吸引基础设施开发的投资财团,与中国形成更加紧密的经济联系。

2017年全球化进程面临许多重大挑战,但国与国之间仍热切寻求更多合作关系的开展。归根究柢,各国都需要联合起来实现多赢局面,不仅是为了促进相互的经济增长,而且有助于提倡有序管治及环境保护。对于欧亚和非洲大陆,「一带一路」是一个出路。

原文刊载于城大商学院《CITY BUSINESS Magazine (2017春季)》,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