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非「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实惠巨

水志伟 (团结香港基金高级研究员)

巴黎不幸出现恐怖袭击显示伊斯兰国势力抬头,恐袭危机升温。这不期然令人关注中国尤其西部地区的安全问题。

事实上,中国政府一直期望西部的经济发展是其中一种可以作出缓和纠纷,纾解危机的方法。虽然,各界普遍认为「一带一路」将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益处,提供新经济增长点,以及帮助解决产能过剩及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可是,对于其中一个经济贡献的论点,即是「一带一路」可大规模改善中国西部经济发展,则有不少人抱有怀疑,主要就是担心「一带一路」会不会演变成西部大开发的翻版。

西部基建谷经济 缩东西差异

西部大开发的成效可谓毁誉参半。不过,西部大开发的经验可证实基建是有助带动西部经济和拉近东部和西部的经济差异。据笔者分析,西部地区的人均实质生产总值已由1999年只占东部约40%上升到2014年占约50,而这个改善状况,与西部大开发累计(2000到2014年)240项总值超过4.8万亿元人民币的重点基建工程密不可分。可是,笔者预期,随着西部地区的基建逐渐完善,基建带来的经济增长边际效应将逐步减少。西部大开发的问题在于只靠基建投资,缺乏有效措施改变西部的产业结构,导致现时西部经济仍然以矿业为主。

笔者认为,一带一路不会像西部大开发一样「雷声大,雨点少」。因为西部地区与中亚各国至欧洲的基础设施的联通只是「一带一路」的第一步,而随之而来,西部地区将会有机会成为贸易中心。最重要的优势是,西部具有「一带一路」版图中承东启西的地理优势。

打通中亚运输 省成本增效率

「一带一路」中的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均由中国西部地区的西安、兰州、乌鲁木齐等地出发,通过中亚五国(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及塔吉克)或中东到欧洲或俄罗斯。现时,这些交通和货物运输路綫还是比较落后,例如从中国乌鲁木齐出发的列车通过哈萨克的时候因路轨宽度不同(中国轨距1,435厘米,哈萨克轨距1,520厘米)而要换车,而换车要把货物从中国火车吊到哈萨克火车上,造成每次一到两小时的换车时间成本。同时,哈萨克和俄罗斯的铁路也并非高速铁路,限制速度,现时从中国经哈萨克和俄罗斯到欧洲的班列单程就要12到21天不等。因此现时亚欧贸易还是以海上运输为主,但「一带一路」以现代化交通网络打通中亚等地的运输通道,可节省时间和费用成本,提高效率,进而鼓励中国与欧洲通过西部这个连接点进行贸易。

事实上,国家亦有相关政策配合西部在「一带一路」的贸易发展。在2014及2015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喀什综合保税区及乌鲁木齐综合保税区,乃开放层次较高、优惠政策较多、手续便捷的自由港区。西部成为贸易中心长远可改变西部的产业结构。

保商旅安全 鼓励民间投资

可是,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西部要成为贸易中心还是有需要完善之处。首先,要成为贸易中心,良好社会治安环境必不可少,以保证商旅安全。现时,新疆最大的两个人口族群乃维吾尔族(约45%)和汉族(约40%),而两族因宗教等原因,近年矛盾转趋激烈,如2009年在乌鲁木齐发生了维吾尔族暴力袭击汉族人,造成约200人死亡的事件。

其二就是人才不足,西部与各国联通贸易,语言乃是促使贸易的重要工具。可是「一带一路」牵涉沿綫各国起码40多种语言,但内地现时缺乏通晓这么多语言的人才。

其三就是资金的运用形式。于西部大开发时,其中一个不太成功的原因在于投资主要是来自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来讲相当于免费午餐,导致地方政府不太注重经济回报。

现在「一带一路」下,我们要紧记,除了亚投行等政府的投资外,需要更注重鼓励民间与商界资金的配合,如丝路基金等,才有望令地方政府在运用资金时更多考虑经济回报。

纵使有以上的不足之处,但笔者还是有信心中国政府可处理好这些挑战。有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商界往往能洞悉先机,藉观察各大企业的动向自可了解各地的发展前景。例如去年,南韩三星电子大手笔地投资70亿美元在西安兴建电子记忆体制造厂,正正显示出商界对西部经济发展投下重要而信心的一票!

感谢团结香港基金授权经贸研究刊载本文,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