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TPP已死,接下来会怎样?

休•斯蒂芬斯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唐纳德·特朗普被选进白宫,奥巴马政府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件躲不过去的事,而且宣布在“跛脚鸭”阶段的最后日子里,不再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从美国的角度看,TPP已死。对于TPP其他11个伙伴国来说这一宣布令人失望,但属意料之中,因为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都反对TPP。日本已经通过TPP法案。TPP在新西兰议会正等待通过。在加拿大,接手上届政府TPP工作的自由党正进行有关听证,不过虽然反对派因此得到更多在媒体上曝光的机会,但听证实际上只是一种拖延手段,为的是等华盛顿那边的事情更加明了。

由于美国不打算也不愿意批准今年2月签署的这份协议,除非改头换面,否则这份协议已经不可能继续朝前走。根据现有规定,12个初始成员中至少有6个成员(占全体成员GDP的85%)批准,协议才能生效。美国和日本占到成员国GDP的80%(其中美国占62%),因此美日两国都有否决权。没有美国,其他11国是否愿意继续推进TPP值得怀疑,因为许多成员国的主要目的就是获得排他性机会进入美国市场。

那么,美国和其他TPP国家的企业和出口商还有什么选择呢?多数其他TPP成员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和日本是谈判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议方。RCEP包括东盟10国和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秘鲁和墨西哥是新成立的太平洋联盟(PA)成员,该联盟致力于拉美地区的贸易自由化。同加拿大一样,墨西哥也是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伙伴。不过作为NAFTA成员近来可谓提心吊胆,因为特朗普扬言要修改或废除这份实施了20载并对3个伙伴国都有益的协定。

TPP谈判被指责是在幕后秘密进行的,实际上RCEP也是如此。虽然最后协议达成之后,TPP文本已经公开,但RCEP的条款依然模糊不清。人们普遍认为,根据东盟国家与东盟集团6个主要贸易对象国之间的双边协议,RCEP降低贸易壁垒的雄心和效果都比不上TPP。不过,除了货物贸易,RCEP还包括服务贸易、投资、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争端解决和技术合作,而且它纳入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除了敏感产业不可避免地成为例外,以及部分产品需要循序渐进,这份协议完成的时候,会形成一个涵盖全球45%人口、GDP总量达22万亿美元、贸易额占全球40%的优惠贸易区。这将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团,而美国只能站在圈外看着。

对在该地区开展业务或出口的美国公司来说,要打入RCEP圈子,就会产生更多外包业务。正如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的评论:

“希望保持竞争力的公司,特别是在出口市场开展业务的公司,现在必须加倍努力。没有了贸易优惠,这些公司在亚洲或欧洲的竞争对手面前就会处于劣势。特朗普一直抱怨的工作外包会变得更多。想利用亚洲RCEP之类政策获益的公司必须在亚洲设点,以便为这些增长迅速的重要市场提供商品和服务。”

当然,这一结果与特朗普想要的恰恰相反。

TPP本应(与RCEP和太平洋联盟一道)成为通往更大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路径之一。这个庞大的区域性协议将整合并放大其各个组成部分的益处。中国一直把FTAAP作为终极目标来推动,亚太经合组织(APEC)甚至同意由中国和美国共同主持“战略研究”,探讨TPP和RCEP的兼容互补之道。虽然FTAAP会把中国纳入一个更广、想必也更严格的条约,但美国仍愿意先关注TPP,它可以是任何更大型贸易协定的组成部分。通过这种手段,可以获得先动优势,为FTAAP设置规矩。从投资争端解决,到知识产权、环境和劳工标准,许多美国产业就可以在诸多领域受益于贸易壁垒的降低,受益于规则的更加透明。但此战略不复存在了,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如此。

这里存在的一个风险是,美国会被人看成是背弃了亚洲,而中国将推动RCEP的完成,使之成为区域内更广泛贸易的模板。西半球国家面前将出现一个一分两半的太平洋。

对在亚洲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来说,重要的是保持在该地区的积极存在,当新贸易集团出现时对它充分加以利用。如上所述,这也许意味着公司必须使它们的存在本土化。现有双边协议,比如韩国与美国、加拿大、智利签署的自贸协定,对此会有帮助。随着TPP垮台,加拿大有望恢复与日本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该谈判在日本加入TPP谈判时中断了(日本已经与智利达成协议)。有TPP谈判奠定的基础,也许美国和日本是时候考虑达成一个双边协议。不过,贸易政策由特朗普制定,很难想象这会是被优先考虑的事。

由于增长放缓,中国自己正面临经济挑战。北京在寻找促进经济增长的办法,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和增加国内需求。特别是,如果特朗普仍不断威胁要破坏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那么推动RCEP取得成功(也许通过作出一些让步来提供契机),就可以成为刺激经济活动的另一种手段。在美国对亚洲的经济承诺出现问题之际,它还可以确立中国对东盟的领导。

最后,从长期看,华盛顿需要重新确认其在亚太地区的贸易存在。虽然来自美国大选的反对声音增多,但供应链是相互交织相互依存的,无法独自运行。短期内,TPP胎死腹中使美国的出口和西方在亚洲的利益受挫,使美国和TPP其他各国公司、工人和消费者受挫。它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评估并最终弥补这一损失。

请浏览「中美聚焦网」网站阅览原文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