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不可忽視捕捉國際趨勢

梁海明 (「一帶一路」百人論壇研究部主任、智谷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

新年伊始,從環球股市、匯市到大宗商品震蕩一浪接一浪。國際市場風雲變幻,不但已嚴重衝擊了不少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的經濟,也為我國的「一帶一路」建設提出了一個新命題:若未來國際經濟、金融市場的波動加劇,會否影響我國的國際產能合作與「一帶一路」建設進程?

對此,除了研究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國際關係、國際政治、軍事安全、國別研究和投資風險等領域之外,我認為,未來可能要加強以下幾個方面的研究,以適應最新的國際趨勢,保障「一帶一路」的順利實施。

其一,應加強對國際經濟未來趨勢的研究。

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我國若要加強國際產能合作,首先需要思考的是到底只有我國產能過剩,還是眾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也產能過剩?若國際市場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尚未復興或復蘇,導致對外需求減少,必將影響我國希望通過國際產能合作,參與全球市場競爭和價值鏈重構的計劃。因此,正確研判國際經濟未來趨勢是其中的關鍵之一。

過去環球金融危機的歷史中,危機在發達國家的平均持續期為7年,在新興國家則是10年。依照此規律,2008年爆發環球金融危機之後,到2015年至2018年很可能是發達國家走出危機,但新興國家仍在危機中的錯配時期。

在這個時期內,發達國家通縮問題漸漸緩解,新興國家通縮問題仍陷困境,由於新興國家對全球經濟的增長貢獻已強於發達國家,這會導致全球的經濟增長水平較低,各國對外需求也較難有普遍上漲的動力。

那麼,環球的經濟究竟何時才能開始真正復蘇,國際市場的需求何時才能開始上漲,什麼時候、什麼領域才是推動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最好時機和選擇?這就需要我國加強國際經濟未來趨勢的研究,找出一個可供選擇,能夠互利互惠的方案和時間點。

此外,隨我國經濟進入中高速增長階段,未來幾年GDP 6.5%至7%的增速可能會成為新常態,如何用國際社會易以理解的方式,及拿出有理有據,深具說服力的解釋,來令國際社會適應這一新常態,全面掌握我國經濟變化,對我國的發展仍保持信心,以及如何令「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相信我國經濟增速雖放緩,但仍有實力、仍有能力推動「一帶一路」的建設,能夠促進沿線各國的經濟發展,如何做好經濟領域的對外傳播,打好國際信心站,以釋開各國的疑惑,這也是未來我國在推進「一帶一路」過程中也要面臨的課題。

其二,應加強對國際金融趨勢的研究。

雖然不少發達國家逃離環球金融危機的泥坑,經濟開始復蘇,但諸如美國、英國等發達國家的經濟復蘇,很大程度上是靠量化寬鬆(QE)政策來實現的。這種大印鈔票推動經濟增長的方式下,經濟的增長勢頭不少只是「虛火」,而且資產泡沫容易越脹越大,一旦泡沫破滅則可能導致爆發金融危機。

尤其是在當前由美元主導國際金融體系下,世界主要國家的財金政策、金融機構業務過度同質化,實際上是擴大了風險的相關性,也增大了整個系統的脆弱性。雖然每個政府的財金政策、個體銀行所承擔的風險假設是一樣的,但如果這些假設的風險被證明是錯誤的話,整個金融系統都會受到感染。未來數年內會否再度引發新一輪的環球金融危機,值得各界關注。

如果環球或者區域內未來又爆發金融危機,那將對我國的經濟帶來什麼影響,以及對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貸款投資的項目帶來何種衝擊?針對可能爆發的環球金融危機,我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有無應對預案,以將損失減至最低?這也是非常值得重視、值得研究的領域。

近期人民幣和港幣匯率的波動,讓不少企業備受匯率變動之苦。事實上,對國際主要貨幣匯率的研究也應成為「一帶一路」考慮的重點。過去我國企業在海外投資過程中,貨幣匯率問題早已有過血的教訓。如中信泰富為對衝澳大利亞元對其業務的影響,2008年曾簽訂多項澳大利亞元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但由於澳大利亞元匯率此後一路狂洩,導致中信泰富總損失超過100億元。

即便是有「超人」之稱的華人大企業家李嘉誠,也曾因匯率問題遭受不少損失。過去幾年李嘉誠主要投資歐洲國家、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地的資產,投資額超過3200億港元。由於正值美元低息年代,李嘉誠對外投資的融資資金也多是美元,而投資的則是歐元、英鎊和澳大利亞元等非美元貨幣資產,但是近兩年來,歐元、英鎊和澳大利亞元對美元的匯率貶值都接近或超過10%,賺到的錢無論換算美元或是兌換港元,都令李嘉誠損失不少。

其三,應加強對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尤其是原油價格未來走勢的研究。

除了國際貨幣的匯率之外,「超人」李嘉誠的海外投資另一坎坷之處,就是國際原油價格大跌,導致他所投資的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市值曾一度蒸發超過30%。

受國際油價下跌衝擊的還有前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國泰航空,國際油價在過去兩年不斷下跌,國泰航空公司由於錯誤判斷燃油價格的跌幅,導致去年全年在燃油對衝的虧損擴大至逾70億港元。隨著國際油價繼續下探,加上國泰航空的燃油對衝合約有效期至2019年,未來幾年其損失有可能會繼續擴大。

前車之鑒,亟需引起各界高度重視。由於我國「一帶一路」建設是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為先導,陸上依托國際大通道,共同打造國際經濟合作走廊,海上則以重點港口為節點,共同建設運輸大通道。無論是「走廊」還是「通道」,都離不開大量使用燃油,國際原油價格的波動對海陸的互聯互通影響巨大,值得好好地深入探討、研究。

綜上所述,在國際經濟、國際金融市場出現各種新變化之下,對涉及「一帶一路」的相關研究,細的要研究得更細緻,更具有可操作性,如此才能接地氣;大的要研究得更加宏觀,更加具有國際視野,較為準確捕捉到國際趨勢,才能有助於我國政府的相關決策及減少企業「走出去」的損失,讓「一帶一路」建設前進的步伐更加穩健。

感謝作者授權經貿研究刊載本文。「新浪財經」網站於2016年1月28日原載本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