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下的中歐合作如何雙贏?

薛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近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捷克,再次讓人關注歐洲在一帶一路中的角色。一帶一路倡議/戰略是新一屆中國政府對外關係的頂層設計,將在未來8-10年統領中國的對外事務。基於中國的綜合實力與全球影響力,任何大國都難以忽視這一戰略。美國加快推進TPP、強化在亞太的軍事存在與此有關;印度的季風計劃與香料之路計劃,日本的亞洲基礎建設資助計劃,應對一帶一路的味道甚濃;俄羅斯的反應是,同意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對接。那麼,作為全球發達經濟體聚集區的歐洲,沒有理由例外。身為歐洲的代言人,歐盟還在摸索應對一帶一路的系統方案。擅長多邊主義的歐盟也許願意傾聽一個中國戰略研究者的相關思考。

一些學者認為推行一帶一路不過是“消化外匯儲備、化解過剩產能、多交幾個朋友”,這種觀點顯然有失片面。對中國來說,這是中華文明與歐洲文明之間,第一次由中方發起的有計劃的溝通與對接(元朝是蒙古帝國與中華帝國的交匯點,在中華文明中不具有代表性)。華者,花也,引申為最發達的部分。在兩千多年裡,中華文明整體上一直是東方文明的核心部分。以此為基礎,誕生了以中國為中心的天下體系,費正清等西方學者着重從經濟與貿易視角揭示這一體系,將之概括為朝貢體系。而以黃枝連為代表的一批東方學者則從文化特色角度把握這一體系,將之稱作天朝禮制體系。還有一批東方學者(也包括筆者)則認為,從權力等級、經濟發展水平、文化成熟度等方面,傾向於使用華夷體系(或華夷秩序)這一概念。這一體系與歐洲的情形不太具有可比性。如果一定要比較,則顯然迥異於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建立後的歐洲,相對接近於中世紀之前的歐洲,尤其是查理曼大帝統治時期的歐洲。

中華文明有文字記載的起點很可能是《易經》,以後發展出道家、陰陽家,墨家、儒家等支幹,結合佛教還產生了禪宗等支幹。較小程度上中華文明還包括大乘佛教、法家等分支,以及薩滿教、回教、土地公崇拜、媽祖崇拜、關公崇拜等領域性或地方性文化分支。這些文明的影響主要限於東亞地區。近代以來,濫觴於《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民族國家體系向全世界擴展,天下體系坍塌,中華文明不斷被侵蝕,中國長期處於向民族國家轉變的進程中。蔣介石時期的中國與毛澤東時期的中國大致上都處於這個“歷史三峽”中。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嘗試在東亞地區各族群建立或轉向民族國家的過程中,扮演中心國家的角色,但二戰的結局意味著這一嘗試失敗。戰後的日本轉而追求經濟領域中的“中華”地位。日本獲得了成功,東亞經濟雁型模式的形成是典型標誌。1980年代日本一國的GDP遠遠超過了東亞其他國家GDP的總和。

改革開放後的中國,聚焦於融入世界、發展經濟。2010年中國的GDP超過日本,2014年中國的GDP大約是日本、韓國與東盟九國(即東盟十國減去馬來西亞)總和。而且,中國經濟雖然進入了新常態,增長速度依然較高,GDP可能在未來十年趕上美國。體量巨大的中國的這種巨變,不但改變了自身的定位與認知,對世界的影響也日益擴大。於是,重構亞洲乃至亞歐大陸的政治經濟文化秩序,就成了現實的需求。200年來,中國第一次有能力、有意願這麼做。但是,以戰爭方式或通過建立殖民地來實現這一目標,或者重現具有等級差別的天下體系,已經不具有現實的可行性。以和平方式實現上述目標是不二選擇,操作上則遵循“提供增量”這種各方都比較容易接受的途徑。

一帶一路戰略就是這種思路的體現。體現中國的自我認知已經從“東亞國家”變成“亞洲中心國家”與“亞歐大陸東端的大國”,並希望從“有世界影響的地區大國”變為“綜合性全球大國”。就現階段而言,中國的比較優勢在經濟領域,尤其是第二產業(機械製造、通訊產業等)。因此,周邊國家是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的重點。而與經濟發達、文化領先的歐洲之間的協同合作,不但會有力推動這一進程,還將強化中國與歐洲之間的聯繫、進一步提升中國的經濟水平,歐洲的市場、技術、多邊合作理念與經驗,都是中國所需要的。

對歐洲來說,這是與中國建立強大的政治經濟文化紐帶的重大機遇。大約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起,歐洲成為全球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文藝復興、宗教改革與啟蒙運動三大思想運動為歐洲的崛起奠定了思想、文化與政治意識形態基礎,資產階級革命因而得以在歐洲發軔,而資產階級革命為歐洲的崛起做了政治上的準備。

宗教改革觸發了基督教新舊教派之間的大規模戰爭,即被稱作宗教戰爭的三十年戰爭。戰爭的結果是,分屬新舊教派的一些歐洲國家之間簽署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它為政教關係與國家間政治關係做了新的安排,標誌着世界歷史從帝國時代開始向主權國家時代轉化(進而以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戰爭等為標誌,世界進入民族國家時代)。這場戰爭是神聖羅馬帝國的催命符和荷蘭王國的催生婆。三大思想運動特別是啟蒙運動,海外貿易與殖民地擴張,圈地運動,手工廠技術積累,共同催生了英國的工業革命。工業革命在歐洲的擴展則使得歐洲成為世界經濟的發動機。強大的經濟與軍事實力使得歐洲成為世界中心,在歐洲(特別是中西歐)流行的民族國家因而成為世界其他地區族群追求的國家形式。

但是,民族國家的固有缺陷(如民族利益至上)加上一些國家領袖的帝國野心,又使得歐洲國家陷於兩次世界大戰。大戰讓歐洲元氣大傷,並喪失了世界中心的地位,還成為冷戰時期兩極對壘的抵押品。歐洲各國終於意識到,戰爭只會造成共輸,只有合作與發展才能給歐洲人帶來和平與幸福,只有聯合起來歐洲才能成為世界上有影響的一支力量。歐洲和平整合進程至此真正開始。經過半個多世紀的努力,現在的歐洲已經是全球一體化程度最高的地區,成為全球地區整合的樣板。就經濟總量而言,2014年歐洲國家總和為14.5萬億美元,略少於美國的16.9萬億,多於中國的9.9萬億。

但是,美國已經步入比較強勁的經濟復蘇。處於快速工業化、城市化進程的中國依然有保持較快經濟增長的潛力,如果不出意外,經濟總量很可能在幾年後超過歐盟。而歐洲經濟則尚未從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中復原。由於財政整合落後於金融整合,政治整合進程緩慢,國家依然在歐洲的經濟與政治生活中發揮強大的作用,一些國家對歐盟進一步整合心存疑慮,加上人口老齡化,這些因素的協同作用,使得作為成熟經濟體的歐盟,經濟發展潛力難以與比肩美國,更難與新興經濟體媲美。歐洲在全球政治經濟中的地位有進一步下降的危險。歐盟發展獨立防務力量的努力更受到北約的掣肘。環視全球,與中國的合作無疑是一個現實的選項。畢竟,在升級改造西歐老化的基礎設施、推進中東歐的經濟發展、推進歐洲獨立防務力量、提供商品與技術市場等方面,中國都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就中歐關係而言, 雙方也存在強化合作的必要性。近兩百多年來,歐洲一直在雙邊關係中佔主導地位,通過軟硬兩手,讓中國體認到了什麼是現代性,尤其是思想、文化、科技、軍事等方面。中國作為適應者與學習者,直到最近幾十年,才算摸到了自身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經過幾十年的全力建設,中國首次有能力向全世界提出一項實現和平崛起的對外綜合戰略,即一帶一路戰略。中國的歐洲政策,將在這一框架下實施。現在規劃的六大經濟走廊中,至少有兩個(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以歐洲為目的地,西歐更是渝新歐、蓉新歐、漢新歐、西新歐、鄭新歐、義新歐等多個國際班列的終點。歐洲參與到一帶一路中,意味着歐洲理解了中國現在的對外關係“綱領”,並對其加以支持。這意味着雙方走向了全面、平等的合作。西歐國家中,英國目前這方面做得比較好。

歐盟畢竟不是單一國家行為體,不大可能像美國那樣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或者像中國那樣推出一帶一路戰略。但這不意味着歐盟不能有所作為。美國在亞太再平衡戰略框架下,經濟領域針對亞太地區推行TPP的同時,針對歐洲推出了TTIP。雖然進展落後於TPP,但沒有人懷疑,TTIP最終也會達成。這一進程主要取決於歐洲國家間對自身利益的協調。畢竟,基於共同的文化傳統、經濟聯繫、政治偏好以及軍事紐帶,強化跨大西洋經濟關係符合歐洲的利益。而TTIP的高標準,也有助於強化歐洲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優勢地位。那麼,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歐洲應該如何因應?需要另外找一個“帽子”麼?

據說歐洲對一帶一路戰略抱有疑慮,甚至建議中方不要使用“戰略”一詞(這或許是中方現在不時申明“一帶一路是國際合作倡議”的原因之一)。出於本能、價值觀、不習慣等多種原因,歐洲的反應可以理解。但歐洲文明的顯著特徵是“捧著聖經追求商業利益”(或叫“左手聖經右手商業利益”),而且,作為國際政治中經驗豐富的行為體,歐盟及其成員國顯然清楚與中方合作的必要性,而不會太在乎這種合作是否有一個稱心的“帽子”。並且,當價值觀與巨大的利益不能兼容時,對利益的考慮通常佔上風。歐洲主要國家過去幾年的對華政策都凸顯了這一點。既然歐洲不能編織出更好的“帽子”,不妨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進行合作。畢竟,重要的不是中國是否使用“戰略”一詞,而是中國在推行一帶一路的過程中,是否讓歐洲切實獲益。然乎?

那麼,一帶一路下的中歐合作在哪些方面可讓雙方獲益?除了前面已經提到的中歐各自從對方可獲得的益處外,至少還有以下三點。

推進亞歐大陸與其他地區的發展。從現代性的角度看,亞歐大陸大部分地區仍處於建構民族國家、推進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進程中。中國希望利用自己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發展經驗、比較優勢、經濟與技術能力,為周邊國家的發展做貢獻。歐洲國家經濟發展水平較高,部分國家已經進入後現代社會,他們在全球治理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並希望繼續發揮引領作用。在推進亞歐大陸欠發達地區的發展上,中歐可以優勢互補。同理,中歐也可以合作推進其他地區(特別是非洲與拉美)的和平、穩定與發展。但是, 推進亞歐大陸欠發達地區的發展、維護其穩定,是提升中歐政治經濟關係的重要環節,也有助於雙方的發展,從而提升這一大陸的整體發展水平。因此,在中歐的對外政策上具有某種優先性。

為多文明共存建立樹立全球樣板。亞洲是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東正教、佛教、印度教、道教、儒教、神道教等世界主要宗教的發源地,迄今仍是猶太教文明、伊斯蘭文明、基督教文明、東正教文明、佛教文明、印度教文明、中華文明、波斯文明與什葉派文明、日本文明的主要分布區,而歐洲則與與北美、拉美共同構成基督教文明的三大分布區。歷史上,宗教矛盾引發了大量的衝突乃至戰爭。在核武器時代,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已經很低。伊斯蘭教不同教派之間的戰爭、伊斯蘭極端勢力挑起的武裝衝突雖然引人注目,但很難引發世界大戰。和平競爭、追求經濟發展、謀求共存共榮已經成為世界主流。歐洲與中國都是多文明共存區域,雖然其內部各有一些宗教問題有待解決,但不會影響大局。雙方在應對亞歐大陸的宗教極端勢力以及與此相關的恐怖活動上具有共同利益。中國與歐洲的良好關係正說明:不同的文明之間可以友好相處、合作共贏。而中歐在處理宗教紛爭上的經驗、意願與能力,有助於雙方合作推動不同文明的和平共存,把亞歐大陸從文明衝突的典型變成文明共存的樣板。

推進全球的多極化進程。歐洲有可能在經濟總量、某些全球性議程的設定等方面超過美國。中國在經濟總量、對外貿易額、國防開支、在亞洲的經濟與文化影響力等方面也可能超過美國。但在整體軍事實力、科技創新能力、教育水平與對全球人才的吸引力、對外文化影響力、對國際機制的影響程度等方面,歐盟與中國在可以預期的未來很難超過美國。也就是說,以全球綜合影響力為標誌,美國作為唯一超級大國的角色地位不容易被取代。但美國也存在一些不足:在一些國際事務上推行雙重標準,間或出現單邊主義傾向,不能容忍任何國家主導地區安全事務(如歐盟在歐洲、中國在亞洲),經濟實力不足以維持美元在現有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中國與歐盟都主張推進全球多極化進程,以便在本地區事務和一些全球性議題上,獲得與自己實力相稱的地位或影響力。中歐雙方的互相支持顯然有助於這些目標的實現。

總之,中歐雙方不存在戰略衝突,彼此間的經濟互補性強,都希望推進全球治理的多極化並在此過程中提升自己的全球地位。這是雙方強化合作的基本背景。二戰與冷戰讓歐美建立起了強大的跨大西洋紐帶。在共建一帶一路的過程中,中歐之間的政治經濟文化紐帶將大大強化,這不但讓雙方獲得眼前的利益,也可望彌補雙方對美關係中的短板。長遠而言,中歐之間的成功合作,還有助於把歐亞大陸建設成為全球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板塊,其全球綜合影響力將超過美國。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