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中國能夠克服所有的障礙嗎?

CCR Advisory Group

2013年9月,才剛剛當選為中共總書記10個月、國家主席6個月的習近平就展開了其中亞之行。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的納紮爾巴耶夫大學,習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了意在將歐亞大陸整合為一體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包括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兩部分。自此,"一帶一路"倡議成為中國經濟與政治外交的基石,意圖借此將中國影響力拓展到歐亞大陸、非洲及世界其它地區。

開發銀行網

在"一帶一路"名義下,中國組建了一系列投資開發銀行,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絲路基金"等。"亞投行"現在已經有57個成員國,這其中包括美國在歐洲的主要盟國以及韓國和東盟的所有成員。中國還是“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5個創始成員國之一。僅這3家機構,就已經匯聚了2400億美元的啟動資金。中國政府除了向這三家國際機構提供資金外,還通過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向外提供了62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而這些項目並不在"一帶一路"宣佈的正式項目之中。自從中國2013年宣佈“一帶一路”倡議後,中國建設銀行每年都提供400億美元貸款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同時還與新加坡國家開發董事會合作,向"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東南亞國家投資了額外的220億美元項目。

2016年8月17日,習近平主席在總結"一帶一路"倡議取得的成就時稱,中國已經與超過100家的政府和國際組織簽署了投資項目協議。"一帶一路"也被外界稱為"第二個馬歇爾計劃",擁躉們指出,實際上"一帶一路"的規模是"馬歇爾計劃"的12倍,它橫貫整個歐亞大陸,範圍覆蓋了自中國東部至大西洋以及西歐多個內陸港口的廣袤地區。

正在實施和籌劃中的重大項目

"一帶一路"倡議中包含的項目以遠東為起點、通過東南亞和中亞兩條路徑進入歐洲、中東和非洲。通過橫跨大陸的鐵路和公路網,將"海上絲綢之路"和"路上絲綢之路"連接一起。

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部分,中國對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巨大。近年來,中國在非洲投資的項目已經超過1000個,在非洲修建了2200公里的鐵路和3300公里的公路。在習近平主席的南美之旅中,中國官員已經開始與當地政府協商修建東起巴西大西洋沿岸,西至秘魯的太平洋海岸的跨大陸鐵路項目了。

在歐亞大陸,中國最大的國有運輸公司—中國遠洋運輸公司於2016年8月10日收購了希臘比雷埃夫斯港51%的股份,並對該港進行了現代化工程改造。

"一帶一路"的中心項目就是修建連接歐亞大陸的貨運與客運鐵路網。這些鐵路沿著三條歐洲大陸走廊延伸,將中國東部與西歐連接在一起。在過去的20多年中,中國修建的高速鐵路比全世界的總和都要多。其中一些項目只是簡單地將各地區之間的鐵路連成網絡,最顯著的成果就是中歐之間已經建成並運行的數條跨洲鐵路線,如西安至比利時、義烏到馬德里、中國東部到德國杜伊斯堡(位於魯爾河和萊茵河的匯合處)鐵路線。最近,中國東部到伊朗的鐵路線成功開通,兩地運行時間縮短到14天,這節省了2/3的運輸時間,極大地降低了商品成本。

規劃中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包含的項目範圍非常廣泛,將直接影響到全世界65%的人口、佔世界GDP的三分之一、涵蓋全球貨物與服務的四分之一、佔世界已經探明的能源供應的四分之三。這就意味著每年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的經濟活動將涉及到44億人口、資金將達到21萬億美元。

要在全球推進這些宏大的鐵路建設項目,只有依靠中國國企的"中流砥柱"作用。中國政府已經提議要出資修建連接巴西和秘魯的鐵路,由於要穿越亞馬遜叢林和安第斯山脈,單單這一個項目就需要資金2500億美元。作為將"海上絲綢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連接為一體的項目,中國正在修建貝爾格萊德和布達佩斯之間的高鐵線路。通過穿越東南歐的鐵路和公路網,中國將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口與多瑙河谷連接在一起。中國還正在投標美國籌劃中的聖地亞哥至洛杉磯的高鐵項目,準備為該項目出資一半。

作為"海上絲綢之路"項目之一,中國正在修建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初始費用已經投入了16億美元。該港口也是"海上絲綢之路"與"陸上絲綢之路"的匯合點之一,還是包括運輸液化天然氣的更大的能源網線的重要節點之一。作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中國計劃為修建"中巴經濟走廊"投資460億美元資金,這比自1970年以來巴基斯坦接受的所有外國直接投資總和都要多。

中國的財政資源能夠滿足所有的資金和管理需求嗎?

中國的外匯儲備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劇烈下降後,目前已經穩定下來。至2016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外匯儲備額為3.18萬億美元。中國有足夠的資金用於滿足其"一帶一路"計劃的雄心,而且也已經清楚地表明願意將錢投資在所需要的地方。通過多邊開發基金和中國對"一帶一路"項目的直接投資,有相當一批令人矚目的長期信貸資金已經到位。但據世界銀行和其它一些國際機構估算,單單亞洲地區,為了填補"基礎設施建設缺口",每年就需要2-3萬億美元的資金。就算把中國以及其它那些新成立的多邊開發基金的資金全部加起來,也只能滿足一部分資金需求,至少在未來十年內都是如此。

然而,2015年,德國發展研究院的研究報告《資助全球開發: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做出結論稱,如果能夠合理地運用信貸手段,再加上與其它多邊開發基金合作,只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一家就能在短時期內每年籌集發放340億美元的開發貸款。也就是說,這要比剛剛閉幕的金磚國家印度“果阿峰會”宣佈的25億美元貸款額的十倍還要多。從這個角度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已經與歐洲投資銀行實力相當。2012年,歐洲投資銀行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投資了320億美元,當時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地區開發銀行。

德國的研究報告為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提供了很多的參考意見和指導說明。比如說,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提供的貸款規模不能太少,否則就沒有意義。衡量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作用的另一個指標是它是否能夠創造金融槓桿,把政府資金和私人資金吸引進來,共同為項目提供資金。

報告還稱:金磚國家開發銀行還應該將國內、地區以及世界銀行看作天然合作夥伴。事實上,無論是金磚國家開發銀行還是"亞投行"的設立,都反映出一種發展趨勢,即無論是地區性的,還是國家級的公共開發銀行都得到了更多重視。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共識,考慮到私人金融系統在投資實體經濟方面的局限性,運營良好的公共開發銀行能夠起到正面積極作用,特別是在需要大筆、長期投資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因為這些項目往往需要長時間的運營,投資方才能獲得盈利,而私人銀行一般不願意借出此類貸款的,特別是在貧窮國家中。[1]

關於評估中國"一帶一路"項目可行性的第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就是,這些新成立的開發銀行,如"亞投行"、絲路基金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是否能夠達到或超過國際標準。從第一開始,奧巴馬政府就對中國提議建立的這些機構能否達到國際標準持保留意見。在英國宣佈加入"亞投行"後,美國國安委在英國《衛報》上發表聲明稱:"美國對亞投行的立場是清晰和一貫的。無論是美國還是全球其他的主要經濟體均同意,在全球範圍內增加對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是迫切的。我們認為,任何新成立的多邊機構都應該達到並符合世界銀行和其它地區開發銀行的高標準"。經過多輪討論,我們對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能否在管理水平、環保與社會責任方面達到世界高標準存疑……"亞投行"能否完善現有結構、能否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有效並肩合作,這對國際社會而言均存在重大利益。[2]

現在,18個月已經過去了,現在看來,當初對亞投行的那些懷疑、保留意見都有些誇大其詞。由於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加入了亞投行,全面參與了銀行的管理結構設計與人事安排,他們已經在參與的過程中將國際標準和模式帶進了亞投行。

由前墨西哥總統埃內斯托•塞迪略擔任主席的塞迪略委員會[3]曾經對世界銀行改革提出建議,世界銀行應該簡化對關鍵貸款的審批手續,這樣可以降低高昂的人工成本,縮短項目等待審批的時間。亞投行在設計自己的章程時也吸納了這些改革建議。

安全與地緣政治挑戰

在亞投行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解決了管理運營問題後,為了確保"一帶一路"所有項目能夠取得成功,還有與安全和地緣政治因素相關的一系列艱巨挑戰需要克服,至少在運行的初期階段難以避免。與這些挑戰相比,結構性問題或短期資金短缺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本身就是應對安全和地緣政治挑戰的最好詮釋。該走廊通過鐵路、公路將巴基斯坦與中國西部省份相連,包含的項目有修建許多石油和天然氣管線和其它很多基礎設施項目。但走廊沿線至少有“東突”恐怖組織、巴基斯坦塔利班和俾路支斯坦分離武裝分子等三支武裝組織在活動,面臨的安全挑戰極為艱巨。該項目現在進展緩慢,因為巴基斯坦的安全部隊連修建公路、鐵路和石油管線的中國工人的安全都無法保證。另外,規劃中的中巴經濟走廊還要穿過巴控克什米爾地區,這又引起印度不滿。金磚五國峰會今年在印度召開,印度政府在公開場合選擇強調五國的共同利益,但在印度總理莫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雙邊會見中,則主要圍繞兩個問題展開爭論。一個是中國反對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二是中國反對印度推動的《關於國際恐怖主義的全面公約》的批約工作,這個問題自1996年開始就是令聯合國安理會頭疼的難題。雖然印度聲稱巴基斯坦恐怖分子在2001年襲擊印度議會大廈、策劃2008年孟買大屠殺以及2016年在克什米爾發動恐怖襲擊都是由巴基斯坦政府幕後支持操縱的,要對巴基斯坦進行經濟制裁,但作為巴基斯坦的盟友,中國對此卻一直保持沉默。

在2016年10月16日出版的《金磚國家郵報》上,印度德里中國研究所研究員鄭嘉賓建議莫迪政府可以採取更積極的方式解決這些爭端,比如說印度公開宣佈加入"中巴經濟走廊"項目,這樣就可以使印度在中巴推進經濟發展時也分得一杯羹,也能更好地保護印度安全利益。他聲稱,如果印度政府這樣做,就能轉變中國反對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的立場。中巴之間加強貿易紐帶最終會使印度得利。中國已經主動提出要投資莫迪政府的招牌倡議─"品牌印度",還答應對印度投資的伊朗恰赫巴哈爾港(位於阿拉伯海)注資[4]。

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三國之間的複雜關係只是中國與其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關係的縮影之一。中國的領導人對此也心中有數。中國社科院的許奉先最近寫道,"一帶一路"倡議能否成功的最大挑戰就是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和沿途的安全挑戰。他稱,"中巴經濟走廊"將是一個試驗場,看經濟發展帶來的利益能否勝過民族矛盾與衝突?[5]

中國國內經濟的發展情況也是決定"一帶一路"戰略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在未來十年,中國的GDP將保持6.5—7%的增長速度。也有一些分析家預測,由於中國國企機構臃腫、效率低下,國內債務總額持續保持高位,在加上龐大的影子銀行和工資增長壓力(在過去十年,中國工資年增長率亞洲最高,達到10%)、建設真正的社會保障體系要求等因素,中國經濟未來十年將陷入混亂。布魯金斯學會的大衛•道羅在2015年7月的研究報告中稱,"一帶一路"倡議對解決中國國企產能過剩問題幾乎起不了什麼作用。[6]

但同樣在這份報告裡,還有近期麥肯錫集團所做的一份報告中均稱,"一帶一路"倡議與奧巴馬政府推動的TPP之間的衝突有點誇大其詞。其實兩者可以互相補充,即TPP為未來跨太平洋貿易提供"軟件"服務,"一帶一路"通過投資基礎設施為經濟增長提供"硬件"服務。[7]

世界主要大國對中國倡導"一帶一路"的內在動機感到不安,這才是對該倡議提出各種懷疑的潛在原因。習近平主席聲稱要將"一帶一路"打造稱"雙贏"的新模式,目的就是要建立全球"命運共同體"。

但是,在華盛頓和新德里看來,中國對瓜達爾港的建設就是為了讓其充當中國日益強大的海軍潛艇部隊基地,目的就是將中國海軍的投送能力擴展到印度洋。

在整個西方社會,對中俄正在形成的地緣政治聯盟日益感到不安。最近數月,中俄海軍已經在太平洋東北部聯合開展了許多軍事演習。而且,中俄之間已經簽署了將"一帶一路"與俄羅斯的遠東開發計劃相結合的初步協議,最近還簽署了一份價值400億美元的天然氣大單。俄羅斯牽頭的“歐亞經濟聯盟”也已經與中國的"一帶一路"簽署了合作協議,雙方同意在雙邊貿易中使用本幣結算,繞過了美元作為國際能源貿易儲備貨幣的作用。

中國優先? 還是真正的"雙贏"?

今年,習近平主席訪問西雅圖和華盛頓時,他向美國大公司的總裁們保證,中國仍然是現有國際金融結構中負責任玩家。他舉例說,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通過堅定持有美國巨額政府債券,中國在穩定美元地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雖然中國政府一再安撫世界,但大家仍然對中國想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的掩護,實現其長期的地緣戰略野心感到不安。中國在2010年推動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的同時,在南海問題上採取了強硬舉動,這讓域內的小國家不得不在追求擴大與中國的投資貿易合作的同時,還尋求美國的軍事保證。

2500多年以前,中國偉大的軍事戰略家孫子曾經在《孫子兵法》中寫道"百戰百勝不是最終目的;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為了實現其雄心勃勃的"第二個馬歇爾計劃",中國領導人正在努力讓全世界相信,中國正在致力於推進全球系統改革,而非在"一帶一路"的偽裝下只追求"中國利益優先"。

  1. 德國發展研究院政策文件《資助全球發展:金磚國家開發銀行》;2013年第13號文件;作者斯蒂芬尼•格瑞夫斯•瓊斯
  2. 《美國對英國加入中國領銜的亞投行的怒火》,作者尼古拉斯•瓦特、鮑爾•路易斯和塔尼亞•布瑞尼甘;《衛報》,2015年3月12日
  3. 《為21世紀的世界銀行再加油》;世界銀行管理現代化高級委員會報告;2009年10月期。http://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NEWS/Resources/WBGoveranceCOMMISSIONNREPORT.pdf
  4. 《印度與"一帶一路":其實並不複雜》選自《金磚國家郵報》,2016年10月16日,鄭嘉賓。http://thebricspost.com/india-and-obor-its-not-complicated/
  5. 《中國習近平"一帶一路"的關鍵項目會失敗》,選自《時代雜誌》2016年8月18日。作者查理•坎貝爾
  6. 《中國作為地區和全球力量的崛起:亞投行和"一帶一路"》;作者:大衛•道羅;布魯金斯學會,2015年7月15日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chinas-rise-as-a-regional-and-global-power-the-aiib-and-the-one-belt-one-road/
  7. 《中國的"一帶一路":能夠重塑全球貿易?》麥肯錫集團播客;2016年7月,西西莉亞•馬澤察、凱文•斯尼達和喬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