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與自由秩序

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

這真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隨着大批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崛起,"先進國家"相對衰落,全球力量趨同加速,力量平衡繼續對發展中國家有利。這一宏大圖景提供了一個有用的多稜鏡,透過它,對世界今天與明天更加清醒的認識——包括全球化、全球治理和全球自由秩序的未來——在我們腦海裡清晰地浮現出來。

自由秩序出現危機

毫無疑問,一段時間以來"自由民主世界"發生着一場危機,美國和許多歐洲國家出現了"黑天鵝事件"。這些事件給西方世界的政治生態系統帶來極大破壞,削弱了曾經作為美國主導的戰後世界自由秩序基石的中間派和進步力量。

對自由秩序和自由民主的挑戰既來自內部也來自外部,主要是來自內部,並帶來了由美國主導和定義的自由秩序能否繼續存在下去等諸多疑問。

在內部挑戰當中,首先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作為全球經濟治理理念的經濟新自由主義公信力喪失,這促使許多國家轉而向東方特別是中國尋求新思想、新觀念。

其次自然就是"特朗普現象"及其在歐洲國家的複製版,雖然在歐洲面臨歐盟解體深淵之際法國的大選結果讓人鬆了口氣。

特朗普總統上任已經四個多月,其間,他的聲明、行動以及深夜發的推特讓國內外的人們覺得美國有可能不再擔當世界自由秩序的擔保人。他關於美國衰落的觀點,他對規則和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奉為圭臬的自由民主價值觀的本能蔑視,都讓人無法錯過和無視。那麼問題來了:美國還會在這個全球化新時代繼續提供全球公共產品嗎?或者說,它會退回到美國傳統權宜之計──孤立主義嗎?這也是為什麼弗蘭西斯福山在談到和寫到基於自由民主的秩序迅速消失時會不厭其煩地一再追問:"我們還生活在自由的國際秩序之中嗎?"

中國提供了另一種選擇?

"一帶一路"倡議既是國家發展戰略,也是中國帶給全球治理的創新舉措,它為有關國家在平等互利基礎上擴大合作提供了重大機會。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的成功廣受好評,證明它受到全世界的歡迎。論壇結束時與中國就"一帶一路"簽署諒解備忘錄的國家(及地區和國際組織)增加到68個。

然而,"一帶一路"也受到深深的懷疑,一些西方人士把這一倡議說成中國試圖擴大其政治經濟影響的勢力範圍,要用隱秘的議程推翻現有的自由民主國際體系。

這裡我們必須區分兩件完全不相關的事。自由民主和西方語境定義的自由秩序的確陷入了危機,因為它們在政治上和經濟上被用來,或者被濫用於將西方治理模式強加給其他國家,而不顧這些國家的國內條件,這其中就包括"華盛頓共識"和"國家保護責任"。西方國家自己的資本所有者也如影隨形,儘可能多地從社會攫取利潤,無視它帶給部分國人尤其是非技術性工人的負面影響。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在他著名的《21世紀資本論》中對這一醜惡現象作了非常詳細的描述。

富人與窮人之間差距的擴大,衝突的加劇,都被歸咎於全球化本身,而那些國家政府沒有能夠解決好這一顯而易見問題的事實,被有意地忘掉了。

這是中國主動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為什麼如此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

至少有兩件事使"一帶一路"成為有吸引力的建議。一是,這一國際合作新理念深深植根於中國經濟增長的成功,包括作出巨大努力減少和消除貧困的國內治理的成功。過去40年中國已經成功使7億多人脫貧。

另一個就是,中國的成功來自於走自己的發展道路這一事實,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府為此提供了強大的制度保證。換句話說,中國並沒有遵循新自由主義提供的、有時被西方國家強加的治理模式。其他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以及眾多先進工業國家得出的結論是,雖然不能被簡單複製,但中國提供了經濟增長與良好全球治理的一個替代模式。"一帶一路"就是實實在在的例子。

習主席在"一帶一路"論壇上鄭重承諾,新絲綢之路將是"具有包容性和文明融合的和平、繁榮與創新之路"。"一帶一路"還可以成為應對和平赤字、治理赤字和發展赤字等嚴峻全球性挑戰的一個方向。

很顯然,"一帶一路"與西方某些學者專家所說的自由秩序或自由民主衰落與否無關。如果"一帶一路"對全球治理和世界秩序的未來有什麼貢獻的話,那就是它蘊含機會,推動國際關係的民主化,使全球化成為一個更平等也因此更持久地讓各國共享利益的進程。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