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中巴經濟走廊 – 步步驚心的鋼索還是通往繁榮的康莊大道?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和公共政策副教授及新興市場研究所研究學人白立邦

  • 中巴經濟走廊(CPEC)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的這一倡議旨在通過連接陸路和海路從而實現東亞和歐洲各國的交流與溝通。
  • 中巴經濟走廊(CPEC)的支持者們認為,CPEC會成為「遊戲規則改變者」。建設中巴經濟走廊會打破現有的格局,並改變巴基斯坦陷入困境的經濟形勢。
  • 中巴經濟走廊(CPEC)的批評者們則將其描述為「現代的新東印度公司」,該描述暗示CPEC的目的(以及可能產生的效果)是將巴基斯坦變成中國的附庸國。
  • 這兩種極端觀點恐怕都不准確;巴基斯坦應該能夠從中巴經濟走廊(CPEC)具有吸引力的特徵中受益,同時減輕其不利因素的影響。

議題

當中國發現自己越來越深地捲入由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時,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忙於啟動一個名為一帶一路的重大全球貿易項目。一帶一路倡議旨在通過一系列陸路和海路,連接東亞和歐洲,並於沿線途經中東。一帶一路倡議於2013年正式啟動,其主要組成部分包括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最長的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但是被中國稱之為一帶一路倡議「旗艦」的項目則是中巴經濟走廊(CPEC)。中巴經濟走廊(CPEC)將中國西部與新絲綢之路直接連接起來,中國稱它為與巴基斯坦建交近70年來兩國友好關係的頂峰,因為巴基斯坦是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

21世紀以來,由於外國投資因西方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發動的「反恐戰爭」而起起落落,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舉步維艱。基地組織(Al Qaeda)頭目奧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被擊斃的地點位於巴基斯坦,這一事實再次打消了外國投資者的信心。因此,正當中國渴望啟動一帶一路倡議之時,巴基斯坦很自然地將2013年中巴經濟走廊(CPEC)啟動視為一個改變其經濟命運的機會。

然而,中巴經濟走廊引發了相當大的爭議。看好中巴經濟走廊的巴基斯坦人同意中國的觀點,認為中巴經濟走廊將成為巴基斯坦經濟的「遊戲規則改變者」,刺激工業和技術發展,推動巴基斯坦企業向全球價值鏈上游發展。另一些人持相反觀點,認為中巴經濟走廊的設計預示著中國將把該項目當作「新東印度公司」(New East India Company)來使用。從這個角度看,巴基斯坦很有可能成為中國的附庸國,無法擺脫巨額外債,並因中國自身的軍事和政治目的而遭受剝削。因此,本文要解決的問題是,中巴經濟走廊對巴基斯坦來說到底是一個「積極的遊戲規則改變者」,還是一個「新的東印度公司」。

評估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進行了一項研究,該研究結合了文獻研究和對代表主要利益相關者群體的個人的訪談,其中這些利益相關群體參與或可能直接受到中巴經濟走廊的影響(citation)。我們評估了有關中巴經濟走廊的各種爭論,希望從「遊戲規則改變者」和「附庸國」的論點中找到真相。

我們發現了支持中巴經濟走廊可能改變巴基斯坦經濟遊戲規則觀點的三層論據:能源、經濟和社會。我們還發現了支持中巴經濟走廊將使巴基斯坦成為中國附庸國觀點的三個層次的論據:軍事、經濟和社會。這些論點總結如下。

由於難以在全國各地提供可靠的能源,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已經放緩。停電經常發生,尤其是在遠離城市中心的地區。中巴經濟走廊包含了不少於九個已完成的能源相關項目,而未來還會有更多項目,這些項目應該會大大緩解巴基斯坦的能源短缺問題。中巴經濟走廊似乎還將刺激巴基斯坦經濟的許多領域(包括銀行、汽車、保險和煉油廠)。或許更重要的是,它還將幫助巴基斯坦在技術發展方面迎頭趕上。自中巴經濟走廊成立以來,卡拉奇證券交易所(Karachi Stock Exchange)經歷了快速增長,在2008年至2018年間市值翻了一倍。這也成為中巴經濟走廊有潛力振興巴基斯坦經濟的一項重要指標。據巴基斯坦方面估計,2015年至2018年期間,6個關鍵的基礎設施項目直接創造了4萬個就業機會,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提供的數據顯示,同期,中國為巴基斯坦公民創造了7.5萬個直接就業機會,但這一數字既包括了權力部門的工作崗位,也包括了基礎設施項目的工作崗位(數據沒有給出兩者之間的具體數字)。最後,中巴經濟走廊將為跨界文化和社會交流開闢新的途徑。更重要的是,中巴經濟走廊會為巴基斯坦創造就業機會,雇傭相對年輕的人口,把閒置青年轉變為具有生產力的社會成員,從而降低犯罪率。最後,中國還通過修建學校和醫療設施的方式在巴基斯坦進行投資,以改善社會福利。總而言之,鼓吹中巴經濟走廊會給巴基斯坦帶來好處的人提出了相當充分有力的理由。

現在我們可以思考一下認為這項計劃對巴基斯坦有負面影響的人是怎麼看的。有人認為,中巴經濟走廊的構想是為了支持中國在巴基斯坦地區的戰略利益,中國也利用中巴經濟走廊對巴基斯坦帶來的可觀的經濟優勢,使得中巴經濟走廊在很大程度上成為一個對中國有利的一邊倒的主張。首先,中國對巴基斯坦的計劃可能更多的是為了加強其已經強大的軍事存在,而不是為了提高巴基斯坦在世界上的地位。這種觀點的一個關鍵因素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港。中國已將瓜達爾港打造成一個重要海港,使其更容易進入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而中國大部分石油進口就通過霍爾木茲海峽。該計劃旨在將瓜達爾從一個小漁村變成一個擁有約200萬人口的繁華城市,但許多人擔心,中國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海軍基地,以便在必要時在瓜達爾開展軍事行動,或至少是在南亞和中東地區積極宣示自己的存在。此外,有人認為,向中國企業開放巴基斯坦市場將產生嚴重偏向中國而非巴基斯坦的貿易平衡:這樣的開放將使巴基斯坦工業接觸到在技術和組織上更為優越的中國企業,後者將向巴基斯坦市場供應大量中國商品;與此同時,為巴基斯坦工業出口中國的機會卻微乎其微。最後,如果中巴經濟走廊未能實現巴基斯坦所期望的經濟利益,許多積極社會變革的潛力將會喪失殆盡。此外,從社會和政治的角度來看,開放中巴經濟走廊對於中國努力發展西部省份並遏制維吾爾族穆斯林群體的騷亂也有更多好處。盡管中國正在努力壓制維吾爾族的異見,但它已經向不那麼激進敵對的回族穆斯林表現出了善意的姿態,而中巴經濟走廊則為中國提供了一個展示其對伊斯蘭教寬容的機會。以上這些是否意味著中巴經濟走廊會像一個「新的東印度公司」一樣運作還有待觀察,但對這一龐大項目持懷疑態度的人可以拿出自己強有力的論據來證明自己的觀點。我們的採訪揭示了雙方的觀點:我們發現,對中巴經濟走廊持懷疑態度的,主要來自商界(輕工製造業、製藥、紡織品等行業,以及卡拉奇工商會(Karachi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的辦公人員)和某些學者。另一方面,我們的採訪也揭示了政府 部長(即投資國務部部長、勞動產業部部長、科技部部長)以及各級政府官員——特別是規劃、發展和改革、金融、商業和工業部門的官員對中巴經濟走廊的支持。

建議

上述觀點認為中巴經濟走廊要麼將改變巴基斯坦的經濟遊戲規則,要麼將其變成中國的附屬國,這聽起來或許令人信服,但在我們的研究中,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上述任何一種極端觀點的正確性。儘管中國在實施中巴經濟走廊的過程中可以發揮重要的經濟和軍事優勢,但巴基斯坦不需要被動地接受中國賦予巴基斯坦的任何命運。相反,巴基斯坦必須控制它所能控制的東西,這樣做就很有可能從中巴經濟走廊獲益,哪怕這一倡議沒有辦法使巴基斯坦成為與主要發達國家齊名的強大的全球力量。

理解這一點的關鍵是把中巴經濟走廊當作社會經濟發展規劃和戰略的一部分。中國和巴基斯坦在實施該計劃的過程中都將面臨挑戰,因此中國必須控制風險,而巴基斯坦則必須密切監測計劃的執行情況。

如果巴基斯坦利用中國的援助來建設自己的可持續經濟增長能力,它則可以從中巴經濟走廊中受益,但巴基斯坦不應該指望中國能夠在很大力度上支持它的這些努力。中巴經濟走廊最終可能會帶來近1億美元的投資,因此巴基斯坦工業必須吸取工業知識和技術,使他們的企業能夠與中國企業競爭。只要他們取得成功,巴基斯坦的經濟增長和發展就會更加強勁。

最後,中國可能比巴基斯坦強大得多,但巴基斯坦本身是一個大國,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並與印度的對手中國擁有著共同利益。這使得中國不太可能徹底控制巴基斯坦,以至於在中巴經濟走廊全面實施後,使巴基斯坦成為中國的附庸國。中國很可能希望利用自己的優勢,從中巴經濟走廊中獲益,但讓巴基斯坦成為一個強大但獨立的夥伴,或許最符合中國的利益。

 

原文刊載於香港科大新興市場研究所《領思 - 新興市場研究簡報》2019年9月第31號,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