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全球化形勢重新佈局

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嚴厚民教授

值此保護主義情緒瀰漫北大西洋兩岸之際,城大商學院院長嚴厚民教授撰文分析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策略何以能夠通過利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促進歐亞大陸的互通與合作,中國又是如何出人意表地以全球自由貿易捍衛者的形象現身於國際舞台。

當前的全球化局面勢必改弦換轍,重新佈局。英國脫歐之期迫近,以及特朗普就任新一屆美國總統,都標誌著於過去二百年來高舉自由貿易旗幟的這兩個國家已然改變初衷,保護主義行將取代自由貿易,成為新的口號。在全球化進入新時代之際,另一教人意外的是,捍衛自由貿易的火炬正交到中國的手上。

歐洲正處於變化的局面。歐盟四大自由──商品、服務、資本和人員這四大自由流動,對於英國人民而言,是過猶不及。在這個歐洲大陸上,國家之間經濟發達程度迥異,四大自由中的第四個,即邊境開放的現實,最終被英國以極震撼的脫歐公投嚴辭拒絕了,歐洲其他國家的人民會不會以英國為榜樣,仍須觀望歐洲各國今年的選舉結果。

圍牆 vs 開放市場

在大西洋彼岸,特朗普總統要「美國優先」。作為新保護主義思潮的象徵,邊境圍牆正在修建當中。彼得.納瓦羅獲委任領導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他所採取的戰略就是重新檢視所有現有的貿易協議,並將不可取的予以廢除。這意味著美國將向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TPP) 說不,至少或需重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另一邊廂,在一月份舉辦的達沃斯經濟論壇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力讚全球化和市場開放帶來的好處。在英國脫歐當前,又遇上「美國優先」的混亂局面下,中國的「一帶一路」(OBOR) 發展策略,彷彿化身成為了全球自由貿易的防波堤。

首趟從中國直達英國的貨運列車

無縫物流是自由貿易的核心。2017年1月,英國首相文翠珊為英國脫歐一錘定音,翌日倫敦便迎來了首趟從中國直達英國的貨運列車。這班列車歷時18 天,走過1萬2 千公里,經歷兩次換軌,途經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比利時和法國,最後穿過英倫海峽進入英國,帶來了34個集裝箱、價值四百萬英鎊的服裝,並生動地印證著「一帶一路」已經延伸到英國和歐洲大都會的心臟地帶。直接接通中國和歐洲國家的鐵路專線有14條, 這條路線僅僅只是其中之一。

互利共贏格局

「一帶一路」的核心是以倡導歐亞互聯互通與協作為目標的國家發展戰略。在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家發改委)於2015年3月發表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所使用的語言與特朗普常掛嘴邊的保護主義口吻完全不同。這個倡議講求的是合作互利,追求的是相互合作的「利益契合點」和「最大公約數」,從而充分發揮各方的智慧和創造力、優勢與潛力。根據北京的說法,這是一種經典的互利共贏格局。「一帶一路」能夠培育協作關係,發揮各國在技術、管理和資源等各自的優勢。總而言之,「一帶一路」的願景就是改革生產結構。中國高品質服務及資源將沿著「一帶一路」流向各國,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為各方帶來利益。

政府和民間資本合作

新絲綢之路背後的動力,來自經過實踐檢驗的政府和民間資本合作 (PPP) 模式,這有見於各地大型項目大多以PPP 模式進行。根據證監會與國家發改委於2016年12月聯合發佈的聲明,已成立至少兩年的PPP 基礎設施項目可通過發行資產抵押債券,進行融資。鑒於國內已有超過1萬個PPP 項目,投資總額逾1.85 萬億美元,政府和民間資本合作模式勢必於不久的將來在新絲綢之路中發揮重大作用。

選擇PPP 模式有幾個主要原因。首先,PPP 是籌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資金與管理的卓越載體,其透明的投標機制有助篩選「一帶一路」項目,而具體實施形式亦有多種,諸如 BOT (Build-operate-transfer,建造—運營—轉移) 或特許經營等,可按不同項目的需要而定。其次,風險管理是PPP 模式極具優勢的另一領域,由於政府在法律相關的風險管理方面較為擅長,而民間資本則在財務風險和運營風險的管理方面較為卓越,兩者可互補長短。最後一點是,由於「一帶一路」項目屬長期性質,項目週期一般達20到30年,由政府充當擔保人的角色,對推動項目成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由線變面的多元化走向

由於北美、太平洋地區和英國都面臨許多不確定性因素,並有轉向保護主義的趨勢,因此, 以中國為核心的「一帶一路」成為了國際貿易的主要增長點。中國正發揮現有優勢去推動「一帶一路」,事實上GDP 增長最快的國家中很多都位於「一帶一路」走廊地帶,而中國正正是這些國家的最大交易夥伴。除此之外,「一帶一路」的歐洲終點地區也是重要的增長點,這也正是直達貨運專列發揮作用的地方。

然而,這絕非純粹是一個展現「東方生產、西方消費」傳統供應鏈系統的變奏。最近湧現的金融技術、推陳出新的物流系統、多管道行銷應用,以及無所不在的電子商務,導致在生產營銷過程中出現更多碎片化和多樣化的需求。無論是生產,還是消費都正在走向全球化,這是一個由線變面的多元化走向。

製造業流失,真的帶來損失?

作為這個進程的一部分,舊絲綢之路沿線的許多國家正在努力自我提升,盼重新成為主要生產國。以處於南亞製造業領先地位的孟加拉為例,在過去六年,其年均GDP 增長超過6%,多達1.6億的國民已經享受到強勁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好處。大量服裝製造廠從中國遷移到當地,以貿易保護主義的思維看來,一定會將其視為對當前製造業大國的威脅。但中國真的為此而蒙受損失嗎?

作為世界最大的紡織原料進口國,中國擁有高度自動化的紡織品加工業,並且其產能更出現供過於求的狀況。製造行業向孟加拉轉移,實際上讓中國的紡織品出口從中受益。中國得以釋放過剩產能,加速製造行業朝向高增值行業的轉型。從經典供應鏈的角度看,將生產製造過程搬到低成本國家,能夠提升整個供應鏈的效率。與此同時,「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投資有助降低物流和貿易成本,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馬歇爾計劃

與1946年美國馬歇爾計劃和2014年歐盟容克計劃這兩個環球項目相比,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一帶一路」?對於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馬歇爾計劃,坊間意見毀譽參半。有些人認為美國扮演了慈善家角色,幫助遭受戰火蹂躪的歐洲重新站穩腳步。有些人則認為這只是個權宜之計,是為美國開創市場,因為這個計劃只是將原有的工廠從軍需品生產改為民用品生產而已。其中當然還有政治的考慮,就是在鐵幕將要籠罩歐洲、蘇聯的擴張威脅迫在眉睫的時候,建立一個西方民主陣營。馬歇爾計劃通過提供金融、技術和設施等支持,強化了美國對歐洲的領導地位,同時建立了很多國際性的制度和體系,並且一直沿用至今。這個計劃為強化歐洲合作樹立了榜樣,並且被後來的歐盟奉為圭臬,直到今天,其影響力仍然存在。

容克計劃

2014年出台的容克計劃,背景則大為不同。這是一個大規模基礎設施投資計劃,其設計初衷是釋放政府資本和私人資本作為對「實體經濟」的長期投資。經過七年的經濟停滯之後, 此計劃希望透過投資能源與交通運輸基礎設施,以及其他社會福利性產業,以推動歐洲經濟。從目前的情况看來,計劃似乎已取得積極成果:對實體經濟進行戰略投資的歐洲基金會已經成立起來,首18個月已有累計1383億歐元的新增投資投入到27個成員國。至於中期作用現在仍未有定論,歐洲始終還未擺脫危機。希臘和西班牙的青年失業率創下歷史最高紀錄,數量龐大的敘利亞和非洲難民難以融入社會,對歐洲多元文化主義產生嚴峻衝擊。展望未來,停滯不前的歐洲經濟以及迅速崛起的民族主義政黨,再加上甚囂塵上的貿易保護主義,無不威脅著該地區的統一。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與馬歇爾計劃的區別在於前者並非針對危機而提出的。當然,中國經濟在2009年後開始放緩,「一帶一路」倡議可以視為振興中國萎靡不振的國營企業的舉措。「一帶一路」與前兩個計劃的共通之處在於其雄心勃勃而又涉獵廣泛,它覆蓋了亞洲、非洲和歐洲的60多個國家,包括許多經濟環境迥異的發展中國家。有見於資金對建設基礎設施至為重要,中國已經設立了絲路基金及亞洲投資銀行,以鼓勵私營公司投資,促進政策、貿易、金融、資本,以至基建項目的流動,進而連通多國人民。新絲綢之路旨在擴大區域經濟,以創造共贏局面。

長期PPP 協議

「一帶一路」的動力來自政府與私營企業之間簽訂的長期PPP 協議,用以提供公共服務和發展基礎設施。雙方都共同承擔有責任,也享有回報。一般由擅長於分析、創新、運營和風險控制的私營企業提供資金。此外,通過長期PPP 營運合約也能為政府解決公共基礎設施維護不足的問題。

PPP 取得的成果令人印象深刻。到目前為止, 國家財政部已經批准了232個示範項目,總投資額達到8025.4億圓人民幣。已申報的項目有9285個,總投資額為10.6萬億圓。總體而言,私人資本的項目參與程度約為40%。

香港

因應前述有關PPP 的性質特點,香港必能在當中擔任重要角色。香港具備行之有效的金融與法律體系,加上成熟的物流和零售服務行業,可提供卓越融資、法律諮詢、物流後勤等多元化平台,支援PPP 項目。與體制較落後的國家合作,香港更可分擔「一帶一路」領導的角色。除此之外,城市大學商學院也將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新的公共運輸物流PPP卓越國際專家中心將開發「一帶一路」的研究項目、國際政策簡報,分享PPP最佳實踐,以及公共運輸物流領域的PPP 國際標準。

商貿巨輪

有人說,一部猶太人的歷史等於半部西方文明史,一部河南歷史等於半部中國史,一部絲綢之路的歷史等於半部全球一體化的歷史。然而,絲綢之路並不只限於歷史。新的篇章正在書寫,在這個四分五裂的世界,「一帶一路」的倡議、基礎設施、貿易、金融和資本,潤滑著世界商貿巨輪向前推動。與北大西洋保護主義潮流背道而馳的「一帶一路」計劃,有仍在增長的中國經濟的驅動與支持,必將為全球的經濟增長作出關鍵貢獻。世界全球化形勢行將重新佈局,中國和絲綢之路國家將成為保證商貿之輪持續運轉的關鍵軸心。

原文刊載於城大商學院《CITY BUSINESS Magazine (2017春季)》,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