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印度的綠色經濟發展趨勢與商機

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輔佐研究員曾筱娟;
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輔佐研究員周雨蓁;
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兼副主任林俊旭

隨著印度經濟成長快速,帶動了能源需求,但也造成空氣、環境嚴重污染等問題,印度政府為因應國際減碳壓力並達到永續發展,推出多項綠色政策,以加速轉型綠色經濟。在政策帶動綠色市場發展下,也為再生能源、節能及環保等產業帶來龐大商機。由於印度綠色產業製造鏈尚未成熟,需仰賴技術及產品輸入,為我國廠商拓銷印度市場之利基。

2017年全球受到英國脫歐、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及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與中國大陸經濟成長趨緩影響,各國經濟發展趨於保守,然而身為世界前十大經濟體的印度仍穩健成長。根據世界銀行資料,印度在2016年經濟成長7.1%,遠高於全球經濟成長的2.4%,2017年世界銀行也樂觀預測達到7.3%,後兩年平均7.5%與7.8%。

與此同時,新南向政策為總統蔡英文上任後,積極推動的政策之一。在全球供應鏈重整時刻,我國面臨產業結構轉型,除了提升自我產業能力,向外至東協及南亞國家內需市場,從經貿、產業、科技、文化、觀光、教育、人才及人民互動,建構台灣經濟新未來。在此背景下,本文從能源與環境問題等面向出發,深入分析印度最新再生能源、節能及循環經濟產業發展新趨勢,以及我商未來發展契機。

印度經濟發展展望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於2017年9月公布的世界競爭力報告,印度蟬聯南亞最有競爭力的國家,在137個受評國家中排名第40,名次雖較2016年略為下降1名,但整體評分總和已刷新過去紀錄。該報告分析,印度在2000年初期,即被視為深具發展潛力的新興經濟體之一,直至今日其經濟成長仍持續亮眼。國際貨幣基金的世界經濟展望資料庫數據顯示,從整體來看,近年來印度的經濟發展優於世界及亞洲新興經濟體之平均,IMF更預測近兩年印度的經濟發展可望趕上中國大陸速度。

印度的經濟發展約從2002年的3.9%,一路攀升到2010年高點10.3%,雖然受到國際金融海嘯衝擊,在2014~2015年後穩健回溫, 2016年達7.1%,2017年預測微調至6.7%,主要因為2016年年底閃電廢鈔政策及貨品及服務稅(GST)造成的短期現象所致。然而未來印度政府規劃增加公共支出、持續改善投資環境,並加強吸引外來投資。GST統一稅制與其他結構性之改革,對私部門投資有助益效果,IMF預測印度經濟成長率可望逾8%,樂觀看好印度未來市場發展。

印度自英國繼受了完整的議會政府(內閣制)的憲政制度,總統為虛位元首,總理則是國家最高行政首長。在2014年,代表印度人民黨的莫迪,夾帶強人政治旋風,成為第14任印度總理。莫迪上任後,全球再度掀起新一波「印度旋風」,特別是力倡「在印度製造」(Made in India)政策,積極到海外招商,力圖讓印度成為「全球製造中心」,也因此吸引無數外商爭相赴印度投資。

我對印度出口綠色商品概況

近年來,我對印度貿易一直呈現出超狀態,每年平均10億美元上下浮動。2016年台印度雙邊貿易總額約50億美元,是我國第17大貿易夥伴、第15大出口市場與第21大進口市場,出口金額為2.8億美元,前十大出口商品為氯乙烯(3.5億美元)、聚醯胺(0.89 億美元)、電話機(0.8億美元)、機器之零件及附件(0.72億美元)、橡膠或塑膠加工機(0.63億美元)、二極體及電晶體(0.6 億美元)、其他合金鋼之扁軋製品(0.57億美元)、聚縮醛(0.56億美元)、多元羧酸(0.54億美元)、酚(0.45億美元)。

為能進一步掌握台灣綠色貿易概況,經濟部推動綠色貿易專案辦公室依據「環境功能」、「出口優勢」、及「發展潛力」3大條件,並參採專家意見,及納入APEC環境商品降稅清單共54項,彙整成「綠色商品清單」共138項。該清單再依商品特性分為創儲能、節能、環保設備、循環再生、低碳運輸等5大類。從上述綠色商品清單來看,2016年我對印度綠色商品出口額為2.41億美元(圖1)。若以類別來看,我對印度以環保設備類出口為大宗,出口金額為716萬美元,為第18大環保設備類出口市場,其次為低碳運輸類,出口金額為556萬美元,為第8大低碳運輸類出口市場,創儲能類為第三,出口金額達531萬美元,為第16大創儲能類出口市場。

印度綠色產業發展趨勢

人口成長、經濟發展有賴於電力、交通、建築及產業領域大量投資發展,這些發展將伴隨對能源的需求上升。根據國際再生能源總署報告,2030年印度能源需求以2倍成長、電力需求也將上漲3倍。經濟發展和電力需求壓力下,雖然化石燃料長期看來仍是印度電力結構的主力,但為求確保能源安全、永續經濟發展並實現巴黎氣候協定的減碳承諾,在再生能源發展上也提出宏遠的發展目標。印度面對氣候變遷問題,可從2008年推出的「國家氣候變遷行動計畫」(National Action Plan on Climate Change, NAPCC)看出印度政府推動永續發展的精神。NAPCC由前總理辛格頒布,分為8大核心政策:(1)國家太陽能計畫;(2)國家提升能源效率計畫;(3)國家永續生活環境計畫;(4)國家水資源計畫;(5)國家喜馬拉雅生態保護計畫;(6)國家「綠色印度」計畫;(7)國家永續農業發展計畫;(8)國家氣候變遷戰略研究計畫。

再生能源目標

印度政府積極擴大境內再生能源產能, 期透過宏遠目標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以增加總體潔淨能源佔比,降低對化石燃料依賴達成國際減碳目標。印度在簽署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自主減量貢獻中表示,承諾2030年非化石燃料的總電力供應佔比提升至40%,以及溫室氣體排放量規劃降至2005年的33~35%。2015年莫迪總理提出2022年再生能源資源175GW目標,包含太陽能100GW、風力60GW、生質能10GW及小型水力5GW。

另外,為使印度晉身為世界最大潔淨能源生產國之一,印度再生能源發展協會2017~2018年投入3.66億美元於再生能源發展。2017年10月安永公布「再生能源國家吸引力排名」印度排行第二,僅次中國大陸。由2007至2016年再生能源安裝量變化看出,近10年印度潔淨能源市場快速成長。由圖2可看出2007~2016年印度投資再生能源發展變化,其中又以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為主。

由再生能源產業來看,太陽能發展方面,印度目前太陽能電價過低及淨計量(net metering)誘因不足,導致整體2017年投資放緩。此外,印度仍有3億人口面對電力短缺問題,為解決電力輸配送不穩問題,屬於高價市場的屋頂型太陽能光電系統為未來拓銷印度太陽能市場主軸。而風力發電方面,由於陸上風力已逐漸飽和,離岸風力尚未成熟。雖然風機製造技術主要還是掌握在歐美風力發電設備大廠,如Enercon、Vestas,但我國有豐富的外商合作經驗,可以此進一步與印度交流,提供合作經驗及協助產業鏈建置。

節能與LED照明產業

印度致力於再生能源發展同時,推行節能策略也為降低來自於人口、經濟成長的能源需求與溫室氣體減碳的壓力。NAPCC的八大核心第二項即是國家提升能源效率計畫。根據國家電力規劃(National Electricity Plan 2016)指出,印度的人均電力消耗從2012年每年平均883.4度,到2016年已成長到1,101度。

印度節能政策主要依照〈能源節約法〉(Energy Conservation Act, 2001, EC),旨在透過三個策略,達到節能目標:(1)透過政策推動能源效率及節約;(2)將各州政府及相關利害者納入節能倡議;(3)為節能產品、技術及專業人士提供一個永續的環境。

為推動三個策略,印度能源效率局也於2002年成立,推動家戶照明系統、商業建築、家電節商標章、電力需求面管理系統等節能計畫。印度以政策支持LED產業發展,有意成為東亞區域照明產品出口樞紐,各國際大廠如飛利浦、歐司朗、松下、東芝紛紛選定印度為生產基地,政府推動的國家級計畫如「印度國家路燈計畫」和「印度高效照明計畫」,佔了印度LED市場1/3規模,因此,加速了印度照明市場內、外需成長速度。

根據LEDinside指出,印度照明產業預估2020年將攀升至17.15億美元。主要銷售管道為政府工程標案、燈具市場、零售點以及電商平台,其中政府工程標案為大宗,佔35%。譬如印度於2015年推出UJALA(Unnat Jyoti by Affordable LEDs for All)計畫,希望在2019年,鼓勵家戶改用LED燈具,取代傳統燈泡,該計畫即為由國營電力公司轉投資之能源效益服務有限公司(Energy Efficiency Services Limited, EESL)所執行。EESL由四家印度電力部所屬國營事業合資的能源服務公司。UJALA估計將每年減少7,900萬噸二氧化碳排放、省1,000億萬度用電效益,以減少來自國際減碳及國內電力需求倍增壓力。

在產業面向,LEDinside分析雖印度提倡「在印度製造」政策,然而印度本土LED產業上中游產業鏈仍不成熟,雖然印度本地LED照明廠商主力在於組裝、設計和製造,不過在LED零組件,如晶片和封裝等,皆仰賴進口,故我商在發展LED元件與模組方面可做為未來拓銷主力。

環境產業

印度約3.77億人口住在7,935個城鎮,據估計每年平均生產6,200萬噸垃圾,2030年垃圾量將達到1.65億萬噸。垃圾處理過程產生了約1.24億噸溫室氣體排放,估計佔印度總排放量的6.7%。然而,因為印度相關廢棄物管理尚未健全,雖有乾淨印度政策,但仍有許多垃圾未進入管理體系內,甚至受到地下組織所控制。除了政府無法妥善管理垃圾問題之外,對人民健康及環境衛生也造成莫大威脅。

另外,水污染也是印度政府極為頭痛的問題,由於經濟成長、人口增加,加上污水排放管道先天不良,基礎建設與法規不足,雖有孕育古老印度文化的兩大河川,卻因為廢水污染問題黯然失色。

為此,治水、治廢並非一日之事,目前印度對於民生飲用水、與工業廢棄物及水處理系統等,仍需要其他國家及業者投入資源。另外,在乾淨印度計畫下,希望循公私合營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PP),改善印度環境問題。印度政府也規劃2019年前提供100億美元預算用於建設固體廢棄物處理設施,另規劃興建380億公升污水處理廠。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EMF)印度分會,與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其他循環經濟領域專家,針對印度以「循環經濟」原則發展之研究,報告中指出,未來印度若依循「循環經濟」模式發展,估計2030年可創造每年21.8億美元產值,直至2050年可達62.4億美元。

整體貿易建議

一、未來拓銷重點

世界籠罩在川普對氣候變遷懷疑論與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之下,印度政府在綠色產業發展方面,則以「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在再生能源、節能、及環保面上,持續加碼,以應對國際氣候協定的承諾。

在再生能源方面,印度過去以地面型太陽能發電廠為主要開發型態,然受到電價過低及淨計量誘因不足影響,使得地面型發展漸於趨緩。但印度境內仍有許多鄉村家戶面臨電力輸配送系統不完善、電力短缺等問題,因此也帶動了屋頂型太陽能與儲能系統的發展,另一方面屋頂型太陽能設備屬於較高價市場且我國技術也較中國大陸成熟,故太陽能相關產業廠商可以此作為利基,持續關切該市場的發展。

在節能產業方面,在〈能源節約法〉與「在印度製造」政策驅動下,印度境內雖有製造潛力,然而現階段本地LED產業上中游產業鏈仍不成熟,需仰賴進口的LED元件及模組, 故可為我商未來拓銷主力。

在環保設備方面,目前印度相關廢棄物管理尚未健全,境內迫切需要廢棄物管理系統,尤其是焚化爐設備及技術,並希望燃燒產生的熱能可供發電使用。我國垃圾處理及回收制度皆為亞洲地區之榜樣,因此可藉由台印雙方合作模式,以系統整合輸出方式,將廢棄物管理的know-how及設備拓銷至印度。另外,水處理方面,在淨水及污水處理技術上,我國皆有相當競爭力,且產業供應鏈也完整,涵蓋範圍包含污水處理技術、軟硬體設備、耗材,甚至民生用水之淨水器等,均可透過PPP模式,進入印度市場。

二、各邦發展目標與步調不同

惟值得注意的是,印度為聯邦體制共和國,目前共有29個邦,另外還有聯邦直屬的國家首都德里(新德里)及6個聯邦屬地,基本上有36個一級地方行政單位。地方最高行政單位稱為邦,各邦在立法、財政、經濟等內政事務上享有高度自治權。

因為各邦享有內政事務自治權,故對於中央政府提出相關潔淨科技發展目標,各邦也會按照各自發展進程,而也所不同。未來有意進入印度市場之廠商,必須事先進行各邦的綠色政策調查。以再生能源來看,有8個邦佔了整體再生能源發展的7成,其中又以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佔13%、坦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佔12%、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佔11%、古吉拉特邦(Gujarat)佔10%最為積極。

另一方面,印度2017年7月實施新的商品服務稅(GST),統一了各邦GST稅制,大約分為四個結構,分別為5%、12%、18%、28%。統一稅制將有助於外商進入市場,無需再因為各邦稅制不一,降低進入市場意願。

三、印度與鄰國競合關係發展值得關切

印度位於亞洲次大陸,鄰國有巴基斯坦、阿富汗、中國大陸、不丹、尼泊爾、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及馬爾地夫。與鄰國關係可分為兩個層次面向來看:

南亞鄰國:如不丹、尼泊爾、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廢棄物管理問題嚴重,長期借重印度制度及技術經驗協助,透過合作關係,促進當地經濟發展。未來我商拓銷南亞市場,可將印度作為南亞中心,透過印度影響力,向外擴張綠色產業銷售市場。

與中國大陸邊境關係: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報導指出,印度太陽能模組市場約88%自中國大陸進口。然而2017年初中印發生邊境紛爭,印度國內引起一番反中浪潮,也影響中印貿易關係。另一方面,雖然中國大陸佔有八成太陽能模組市場,價格低廉,但實際產品效能卻不佳,引起印度業者對中國製造商品的存疑。未來中印關係演變,也會是台印貿易的一項變數。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