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東亞主要國家因應「一帶一路」之策略及相關措施

許茵爾 (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分析師)

「一帶一路」(One Belt and One Road)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合稱,是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於2013年9月提出之跨國經濟合作理念。2015年3月,中國大陸國家發展改委、外交部及商務部公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文件,「一帶一路」正式成為中國大陸近年對外的主要經濟戰略。

「一帶一路」的架構與重點

根據《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一帶一路」將在經濟要素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市場深度融合的目標下,推動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政策協調、擴大區域合作範圍及水準,以更具層次的方式來致力於亞、歐、非洲及鄰近海洋的互連互通,促進區域內市場的消費、投資、就業與需求,強化區域內之國際競爭力並建構一全方位的開放新格局。

「一帶一路」涵蓋區域與範圍,其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點在於暢通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伊朗、土耳其、俄羅斯、德國、荷蘭、義大利等國,與中國大陸之新疆、青海、甘肅、陝西、重慶、雲南、四川、內蒙古等地的經貿合作,透過加強沿路的基礎建設來消化中國大陸過剩的產能並帶動西部地區的開發;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點則是從中國大陸沿海港口及城市,如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山東等地,來發展其與南海、印度洋和歐洲等區域之合作與戰略夥伴關係。

為能充分發揮「一帶一路」區域內各國資源稟賦差異、提高經濟互補效益,中國大陸將自政策溝通、設施聯通,以及貿易、資金和民心相通等方面著手,強化各國在這些領域的合作。首先在政策溝通部分,為使沿線各國可就經濟發展戰略和對策進行充分交流、共同制定推動區域合作的規劃與措施,將積極建構多層次政府間之溝通交流機制,以強化合作。

其次,在設施聯通方面,因基礎建設的互連互通是「一帶一路」發展之基礎,因此將在尊重國家主權、安全關切及環境保護的情形下,加強各國基礎建設的規劃、技術標準體系之銜接,逐步連結亞歐非之基礎設施網絡。藉由掌握基礎建設工程,並建置統一且完善的管理協調機制,以實現國際運輸便利化為目標;強化能源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共同推動跨境電力與輸電通道建設,積極展開區域電網升級的改造;推動跨境、洲際海底光纜等通訊網絡之建設,以擴大資訊交流與合作。

至於在貿易、資金和民心相通等部分,將以投資、貿易便利化、海關、檢驗檢疫、統計資訊、金融監管、法規監管認證、推動新興產業、旅遊合作等領域為主,藉此拓寬貿易網絡,共同提高技術性貿易措施透明度,以提高區域內之自由化水準。其中在投資方面,農林牧漁業、農機及農產品生產加工、能源、礦業等領域將是深化合作的主軸;在推動新興產業部分,則將以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原則,促進資訊科技、生物、能源、材料等新興產業合作,共同建立創業投資合作的機制。

中國大陸推動「一帶一路」之具體戰略

中國大陸為確保「一帶一路」能達成促進區域合作蓬勃發展的目標,除將加強與區域內國家進行雙邊合作,亦將充分發揮其參與之多邊組織或協定之力量,如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亞歐會議(Asia-Europe Meeting, ASEM)、中國-東協FTA、亞洲合作對話(Asia Cooperation Dialogue, ACD)等,以強化與相關之國家的溝通,讓區域內更多國家參與並瞭解「一帶一路」的建設。

目前中國大陸為充分發揮國內地區之比較優勢,採取更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首先在西北及東北地區,中國大陸視新疆為西向重要窗口,藉其深化中國大陸與中亞、南亞、西亞等國家的交流,以其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交通樞紐、商貿物流和文化科教中心;並配合陝西、甘肅、寧夏、青海民族的經濟人文優勢,推動寧夏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的建設;發揮內蒙古通往俄、蒙的區位優勢,並完善黑龍江、吉林、遼寧與俄之陸海聯運合作,以運輸走廊方式建設北向之窗口。

西南地區則以廣西和雲南與東協相鄰的優勢,加快發展北部灣經濟區、珠江和西江經濟帶的發展,並推動與周邊國家的運輸通道建設,使廣西與雲南成為面向南亞及東南亞的輻射中心;此外,並鼓勵西藏與尼泊爾等國進行邊境貿易及文化旅遊合作。而沿海和港澳台的合作將利用長三角、珠三角、海峽西岸、渤海等經濟區開放程度高、經濟實力強、腹地廣大等優勢,支持福建成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另將發揮香港及澳門行政區獨立的優勢,並為台灣參與「一帶一路」規劃相關措施。

內陸地區將透過內陸縱深廣闊、資源豐富、產業基礎優異的條件,推動區域合作及產業聚落發展。除了視地區的發展特性與優勢來制訂各區的開放主軸,中國大陸對內積極將既有之政策與「一帶一路」戰略進行連結,例如已就上海、天津、廣東及福建等四大自由貿易試驗區與「一帶一路」接軌進行研究,以擴大其在投資與貿易領域之網絡,為中國大陸打造對外開放的新格局。

在各省市的布局方面,甘肅省蘭州市提出將運用其擁有4大鐵路幹線、7條高速公路、4條光纖網絡及14條國際高鐵航線之優勢,在「一帶一路」架構下發展跨境電商物流產業;江蘇為「一帶一路」政策將加速沿海工程裝備、風力發電、生態建設等海洋產業之發展;在雲南省昆明市東西兩側批准設立面積約482平方公里的「雲南滇中新區」,以擴大對外開放幅度、培育現代特色產業、推動新型城鎮化等為基礎,型塑中國大陸對南亞與東南亞之窗口;新疆正以烏魯木齊為中心,打造新疆至中亞、西亞、南亞及俄羅斯之交通要道。

至於在對外方面,目前中國大陸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藉由簽署合作架構、多邊對談機制、政府高層會晤、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以設立絲路基金,及建設其和中亞、東南亞、歐洲、俄國之經濟走廊,並推動國際物流通關整合等方式進行協商。例如透過中國-阿拉伯國家博覽會平台來吸引中東與歐美地區之目光,擴大中國大陸與相關國家在技術移轉、農業、旅遊等議題之合作;中國-東協智庫論壇在2015年的主題即為「一帶一路與中國-東協命運共同體建設」,期盼能藉論壇交流來增加雙方在「一帶一路」架構下之產能合作、互聯互通、戰略同盟的成效。

此外,中國大陸鄰近國家也開始就「一帶一路」展開布局。如「一帶一路」周邊近30個國家已與中國大陸達成免簽或落地簽證的協議,將可望提高區域內人員流動的便利性並刺激旅遊觀光產業的發展,為「一帶一路」周邊國家帶來新的發展機會;非洲、中東及南亞地區的國家則以參與AIIB作為支持「一帶一路」政策的具體象徵,將積極參與相關投資或合作項目。

東亞主要國家面對「一帶一路」之因應策略及相關措施

面對全球經濟整合浪潮,台灣除了積極就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進行努力外,尋求適切的方式加入區域性經貿整合網絡亦十分重要。以下就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泰國及越南等東亞重要國家,在面對「一帶一路」時之態度、作法及因應策略進行說明,以作為未來台灣參與相關整合之參考。

日本

日本雖然並未被中國大陸納入「一帶一路」的布局當中,但日本對於「一帶一路」的相關政策仍十分關切,認為中國大陸是以「一帶一路」作為經濟由高速成長轉換為穩定成長的銜接政策,同時也是其積極向外發展、與國際接軌的戰略。值得關注的是,日本與中國大陸皆積極搶占東協國家的高鐵、鐵道、港口、道路等基礎建設市場。

綜觀「一帶一路」政策,可以發現很多項目皆針對東協的連結與整合進行規劃,且由中國大陸主導的AIIB已於2014年10月簽署成立,這兩大戰略皆已對日本造成經濟與政治面的壓力。因此目前日本著重在將既有之友好國家提升至全球戰略夥伴關係,與其強化海洋與安全的合作;並配合美國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戰略、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由擴大對外出口市場及確保海外能源之供應等方式,降低「一帶一路」與AIIB對其之衝擊。

韓國

韓國雖然並未被中國大陸納入「一帶一路」的布局中,但其於2013年提出之「歐亞倡議」的目的與「一帶一路」相似,但特別強調應建構一條貫通朝鮮半島、中國大陸、俄羅斯、中亞及歐洲的交通網絡,以進一步增加亞、歐洲在經濟、物流和安全領域的合作。因此在2015年1月於北京舉行的中韓經濟部長會議中,中韓兩國已達成共識,將對「一帶一路」及「歐亞倡議」戰略之間的合作,進行研究與討論。

目前中韓已初步同意以「一帶一路」做為架構來探討雙方甚至是多方的合作,如韓國可充分發揮於基礎建設、工業產能、工業園區、生態環保、海洋經濟及電子商務等領域之優勢,則將有機會創造與「一帶一路」區域內涵蓋國家之合作。參與「一帶一路」對韓國來說,除了可為物流、金融及基礎建設相關產業帶來商機,更可與其近期推動的「中等強國外交」(Middle Power Diplomacy)結合,在國際局勢的變動下,打造一個更獨立且更平衡的外交戰略。

新加坡

作為東協經濟發展與自由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新加坡不僅被外資視為前進東協市場的灘頭堡,且因其與中國大陸穩健的經貿關係,星國遂成為東協國家或外資與中國大陸溝通的另一橋樑。新加坡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大陸對鄰近國家戰略思維的轉變,除了可配合東協互聯互通總體規劃(Masterplan on Connectivity)的方針外,亦是中國大陸為化解經濟成長趨緩的手段,提升其經貿發展質量的積極作為。

新加坡期許能在「一帶一路」中的海上絲綢之路扮演關鍵角色,除了持續發揮其於區域間的影響力,同時將與中國大陸合作,共同推動中國-中南半島國際經濟走廊(南寧-新加坡),涵蓋中、越、寮、柬、泰、馬及星等國,影響擴及東南亞與泛北部灣各國的港口、緬甸、粵港澳等地區;並在「一帶一路」的建構基礎下,就與香港之間的競合進行研究,以充分發揮星港在金融、貿易與物流產業之優勢,共同把握「一帶一路」的潛在商機。

馬來西亞

在馬幣貶值與經濟成長趨緩的情形下,馬來西亞十分支持「一帶一路」相關政策,也非常看好兩國在基礎建設、物流、交通等領域的合作潛力。且因地緣關係、僑胞眾多便於溝通等緣故,中國大陸的福建與廣東省更被馬來西亞視為重點合作窗口,期許能透過參與福建自貿區,並深化其與廈門、廣州及深圳等城市的合作,來拓展中馬商貿的發展。

此外,目前中國大陸的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正參與馬來西亞關丹港(Kuantan Port Authority)之擴建,陸方擁有40%的股權,雙方以區域配套措施、物流體系、招商機制等領域的合作為重;馬國亦提供資金與相關政策優惠予以支持。同時馬來西亞更宣布未來將深化與中國大陸在電信產業及基礎措施的合作,並針對海洋議題採取開放政策,例如與中國大陸分享馬國在漁業海洋的優勢、全力支持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組織港口聯盟、允許陸方投資馬國港口、在港口附設自由貿易區及產業園區等,以擴大馬來西亞港口的整體經濟規模。

印尼

由1.7萬個島嶼組成且擁有龐大內需商機的印尼,是中國大陸近期積極拉攏的對象,雙方除了持續藉由中國-東協博覽會來強化彼此經貿網絡,也已就工業園區、港口碼頭、道路橋梁、通訊網路等基礎設施展開廣泛的合作。對印尼而言,「一帶一路」與其於2015年5月提出的「海洋強國」願景的目標一致,皆是發展海洋經濟、擴大於區域內之經貿影響實力;更可藉由「一帶一路」實現各港口與鐵路、公路等交通網絡之連結,推動印尼經濟平衡發展與基礎設施建設。

印尼認為以其與中國大陸在經貿層面的合作關係,將可在「一帶一路」中扮演關鍵的積極作用。基礎建設方面,可望利用中國大陸與日本在印尼的競爭,從中獲取最大利益。例如雖然日本自2009年起就已與印尼就建造高鐵系統接觸,但因中國大陸提供高鐵整合港口、道路、電廠等基礎建設之低價合約,使中日兩國的競爭越趨白熱化。雖然最後印尼的高鐵系統仍交由中國大陸建置,但在招標期間印尼多次公開鼓勵中日就交通建設競爭,此一結果充分凸顯其對中日兩國的槓桿策略運用。

泰國

泰國政商界與社會普遍期待能在「一帶一路」的架構下,發揮泰國在東協國家的地理中心地位優勢,更深入地與中國大陸展開在政治、經濟、外交等戰略面之合作。為強化與「一帶一路」政策的連結,泰國在2015年4月宣布將加快建設來興府夜束縣、莫拉限府、宋卡府、噠叻府及沙激府阿蘭等5個經濟特區,並推出廊開府經濟特區工業園發展計劃,以農業工業、漁業、陶瓷製造、紡織成衣與皮革加工、珠寶、醫療器械、汽車、家用電器與電子製品、塑膠、藥品及旅遊等領域為重點發展產業。

除興建邊境經濟特區外,泰國更提供土地取得、租稅等優惠措施,如開放外資完全持股、工作證延長、視產業給予進口零關稅與3~8年的企業所得稅免繳優惠等;建置一站式服務中心(One Start One Stop Investment Center, OSOS),提供諮詢服務並協助省去冗長的辦理程序。同時,泰國與中國大陸企業也在2015年5月簽署「克拉運河合作備忘錄」,就合作興建連結太平洋的泰國灣與印度洋之安達曼海的克拉運河展開研究。雖然中國大陸與泰國官方均表示並未參與相關備忘錄之簽署事宜,但外界推測若克拉運河順利開鑿,未來國際海運不必繞經新加坡、麻六甲海峽,不僅縮減航程,亦可強化中泰兩國間之經貿戰略夥伴關係。

越南

中國大陸是越南最大的貿易夥伴國,且廣州更是越南自中國大陸進口工業原料的重要港口,因此越南十分支持「一帶一路」政策。在2015年9月中國-東協博覽會開幕式中,越南副總理更公開宣布越南將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期盼能藉此擴大中越經濟走廊的產值,並提高雙邊經貿網絡之穩定度及於產業之影響性。

目前越南除了與中國大陸在農業、商業、基礎工業等領域合作外,在跨境交通網絡的建造已有初步的成效。連結越南、經中國大陸至俄羅斯的越南-廣西-蘇滿歐公鐵聯運跨境路線已於2015年4月開通,未來在越南生產的產品將可由越南直達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再經蘇州保稅港區接駁蘇滿歐國際列車從內蒙古滿洲里口岸出境,最後經蒙古抵達俄羅斯。此外,中越更合作建造中越北侖河二橋以提高兩國間之跨境交通便利性,並推動東興-芒街、憑祥-同登、龍邦口岸-茶嶺及河口-老街等4個跨境經濟合作區,具體實踐貿易與投資自由化之政策。

台灣的機會

綜觀「一帶一路」涵蓋的區域、重點及中國大陸目前之具體戰略,可以發現中國大陸期盼能透過「一帶一路」戰略來消化過剩產能、將資源進行有效配置,並穩固其與鄰國之經貿聯結。如推動順利將不僅能擴大中國大陸的出口規模、建構區域內全新且完整的產業鏈,同時也能增加中國大陸於區域內之影響力,對美國軸心轉向亞洲政策達到制衡效果,建立其對外經貿新格局。

雖然中國大陸已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提及將為台灣參與「一帶一路」進行妥善的安排,但具體細節並未多做著墨。考量台灣位於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區域旁,且東南亞一直是台灣對外投資的重點地區,因此建議我政府可利用此一背景,針對海洋經濟層面進行戰略分析,尋求台灣可能的切入點,如透過強化與東南亞及大洋洲等區域之投資及貿易領域之夥伴關係,來增加台灣於區域內之影響力。

至於對主導「一帶一路」之中國大陸則可透過既有之兩岸合作關係進行延伸,即將中國大陸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商貿制度面合作,如物流、檢驗檢疫等經驗或流程進行複製,在「一帶一路」的架構下,擴大兩岸合作機會。例如可參考中韓推動多方合作的策略,不僅充分發揮台灣產業優勢,更可將兩岸產業合作的目標設定在共同開拓第三方市場。如此一來除了能降低兩岸對合作目的之分歧、增加互信合作的基礎;也可為兩岸產業合作創造誘因、降低商貿障礙,共同開闢「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為台商尋求新的拓銷機會。

感謝中華經濟研究院授權經貿研究刊載本文,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