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歐洲與“一帶一路”倡議:回應與風險(2019)

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研究員、中東歐研究室主任劉作奎

歐洲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區域,歐洲多數國家是發達市場的代表,歐盟多年來是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大多是發展中國家,歐洲作為發達市場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重要而特殊的地位。

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歐盟機構及部分成員國對其態度經歷了一定的變化。總體可以概括為:觀望期、參與期、防備期和競合期。2018年9月,歐盟發布《聯通歐亞——歐盟戰略的基石》。歐盟歐亞新戰略强調了可持續性、廣泛和以規則為基礎的互聯互通。歐盟以實際行動做實中歐雙方在互聯互通上的競合關係:一方面,歐洲大國或歐盟機構將自身的規則和實踐作為保護牆,加大對歐盟共同市場和共同利益的保護,有選擇性地與“一帶一路”倡議進行合作,阻止中國用開放的、協商式的做法來衝擊歐盟高規則標準;另一方面,亞洲和歐亞大陸互聯互通領域巨大的市場機遇、“一帶一路”倡議所取得的成就和廣泛影響力,使得歐盟在確保自身優先事項和具體利益得到維護的同時,尋求與中國具體、深入的合作。

從2018-2019年執行的對歐洲38個國家、103個有影響力的精英關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調查看,歐洲精英的看法既有與時俱進的一面,也有諸多消極看法。歐洲精英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看法包括:(超過七成)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對歐洲和世界來說是一種機遇和機會;“一帶一路”倡議和歐洲相關的區域發展計劃有著很深的合作基礎。但也有不少歐洲精英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取得的成果還相對有限;中歐在政策溝通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的民意基礎相對較弱等。歐洲精英還對一些具體問題持正反兩方面看法,比如“16+1合作”與中歐合作關係問題,歐洲精英一方面認為“16+1合作”可能會為中歐合作帶來機會和協調空間,另一方面仍對“16+1合作”動機持懷疑態度;歐盟出台的歐亞互聯互通新戰略可以與“一帶一路”倡議進行很好的合作,但同時也認爲歐亞互聯互通新戰略也可能與“一帶一路”倡議造成競爭。

歐洲精英認為,中歐圍繞“一帶一路”倡議合作的風險主要集中在貿易不平衡以及貿易結構的不平衡、中國基礎設施建設的透明度問題、中歐雙方在市場准入上缺乏互惠。因此,歐洲精英們建議中國能够提升互惠和市場開放程度、雙方的倡議應充分對接以及鼓勵投資的本土化和中歐公司更好合作等。

本報告也從宏觀層面分析了“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面臨的六大風險:中歐經貿摩擦是首要風險,保護主義抬頭是“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面臨的第二大風險,歐洲一體化前景的不確定性是“一帶一路”倡議面臨的第三大風險,歐洲的地緣政治變動是“一帶一路”倡議面臨的第四大風險,輿論環境持續不佳是“一帶一路”倡議面臨的第五大風險,對中國模式認知錯誤是第六大風險。

針對上述風險,本報告還做了六個具體案例風險評估,詳細解剖“一帶一路”建設的風險點和注意事項。最後,本報告對“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中歐關係做了前景分析並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議。

具體施策建議

第一,堅决反對歐盟“市場扭曲”的貿易評判標準。

基於WTO法,堅决反對歐盟把自造的所謂“市場扭曲”的標準强加於人的做法。中國將保留在世貿組織終端解決機制下的相關權利,並且會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國的合法貿易權益。中國商務部指出,歐盟此方法違反世貿組織規則。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既不存在市場“嚴重扭曲”的概念,也沒有社會和環境傾銷的規定,歐盟反傾銷調查新方法缺乏世貿組織規則依據,因而基於“嚴重扭曲市場”概念的貿易調查,將是對WTO自由貿易原則的挑戰,中方應根據WTO規則制定反制政策,以警誡歐盟對中國貿易的不正當審查。

第二,準備同歐盟打好貿易訴訟官司。

按照WTO規則,由於歐盟未能按期終止反傾銷“替代國”的做法,中國於2016年12月提出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下的磋商請求,並且正式啓動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2017年12月,中國訴歐盟反傾銷“替代國”做法一案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第一次聽證會。中方應堅持用法律的武器來解決問題。

第三,加快國企、央企改革,激發企業活力,增强國際競爭力。

在堅持對國企、央企的改革攻堅戰中,旗幟鮮明地提出保證黨的領導,加强黨的建設,不斷落實責任制,做到黨的建設同步謀劃,黨的組織和工作機構的同步設置,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與此同時,按照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的要求,依法履行職責,以管資本為主加强國有資產監管,以提高國有資本效率、增强國有企業活力爲中心,明確監管重點。中國的企業特別是大中型國企“走出去”後,要更加了解和熟悉歐盟規則。應當儘早熟悉歐盟層面和各成員國對於貿易領域的法律法規,通過組建對口的法律與貿易團隊,有的放矢加强自身抵禦對歐貿易的風險能力,並且積極地使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切身合法合理利益。

第四,加快與歐盟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

《中歐雙邊投資協定》的重大作用不僅僅限於為發展中歐雙邊投資關係提供法律基礎與保障,且從投資領域來看,中歐投資協定中的部分條款很有可能成為未來的國際投資新規則,所以進一步推動中歐雙邊投資談判,並且達成一系列共識將極大保障我國對歐貿易投資的國家利益。

第五,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和“16+1合作”更接地氣,更加重視民衆。

“一帶一路”倡議五年來、“16+1合作”六年來,中國在民心相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引起多國精英的廣泛關注。然而,在某些歐洲智庫看來,“一帶一路”倡議和“16+1合作”應該從走“上層路綫”逐漸向“草根路綫”傾斜,使得兩個合作平台有更多的民意認知度和基礎。

保加利亞外交學院研究員瓦倫汀•卡特蘭吉埃夫就表示,“16+1合作”應該有更廣泛的社會基礎,即便是中國人在保加利亞,他們不太知道有“16+1”這樣的機制,我們應該進一步加强專家、媒體以及智庫之間的合作,不能將該框架圈定在精英層面,應該更多依靠媒體、民眾來塑造該框架,打造“16+1合作”更廣泛的社會基礎。匈牙利地緣政治研究所胡慶建研究員則表示,“16+1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現在公眾對其不了解, 它的傳播不够廣泛,即使在匈牙利舉辦“16+1”峰會,不少匈牙利老百姓不太了解“16+1合作”是什麼。阿爾巴尼亞前駐華大使穆內卡[1]表示,我們和中國之間的相互了解還是不够深,要問“16+1”是什麽意思,很多人,包括阿議會代表都不太清楚,必須動員一切可以動員可靠的非營利組織、政府有關部門及有名人士參與進來。北京大學燕京學社訪問學者、歐洲亞洲研究所學者格列格茲•斯特茨[2]表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的合作如果只是在高級別、國家層面這種政治合作的話,很難把我們的合作推向一個非常實際的層面,達成一系列實際成果。

第六,借主辦進出口博覽會打造利益共贏。

雖然中國和歐洲國家產業結構的差異性是導致雙方貿易不平衡的主要內因,但從促進經貿往來的協調可持續發展角度看,政府主管部門已考慮制定和實施進口戰略,2018年起中國舉辦的國際進口博覽會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通過跟進相關措施緩解與歐洲國家的貿易逆差,以建立良性循環、可持續發展的中歐經貿合作關係。

 

 


[1] "Speech by Hajdar Muneka, Former Ambassador of Albania to China, at the 4th High Level Think Tanks Symposium between China and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Beijing, December18-19, 2017.

[2] "Speech by Grzegorz Stec,Yenching Scholar at Peking University, Associate Researcher at the European Institute for Asian Studies, at the 4th High Level Think Tanks Symposium between China and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Beijing, December18-19, 2017.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