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特朗普在亞洲的挑戰

理查德•加瓦德•海德林 - 菲律賓學者

特朗普這位地產大亨和爭議人物不可思議地當選,讓人們對美國的亞洲外交政策前景產生疑問。國家選出一位沒有從政經驗的總統,這在美國曆史上是第一次。更有甚者,有人認為特朗普還是美國首位取得成功的民粹主義候選人。

這位候任總統喋喋不休的反貿易、反移民新孤立主義言論,以及不加掩飾的本土主義說辭,讓友邦和敵國無比震驚,它們開始懷疑,華盛頓是否還會像二戰結束以來那樣繼續支持國際自由秩序。

無疑,鑒於特朗普喜歡政策上模棱兩可,並時常自相矛盾,現在預測他掌權後實際政策的準確走向為時尚早。其言論最終並沒有轉變為實際政策的可能性一直存在。譬如,勝選以來,他在一些關鍵競選議題上的立場出現軟化,包括不再以濫用職權名義起訴頭號競爭對手希拉裡·克林頓。

雖然如此,特朗普很大程度上仍被料定是一個不可預測的領導人。對許多亞洲人來說,他更像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治謎團,尤其與前國務卿希拉裡·克林頓相比。希拉裡在各種政治問題上與亞洲領導人有過廣泛的交流。也因此,在遊戲規則可能發生變化的權力過渡期內,美國主導的亞洲秩序面臨著充滿煎熬的不確定性。

像中國這種覺察到戰略空子的對手已經著手行動,展示自己可以成為替代者,可以成為地區更可靠的穩定錨。這在新近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最為明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把他的國家說成是經濟全球化的新先鋒。

各式各樣的反應

公平地說,雖然特朗普的勝利很大程度上讓人意外,但亞洲地區的反應並不一致。一方面,東北亞的主要盟友明顯忐忑不安。在作為華盛頓亞洲同盟體系基石的首爾,特朗普將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的形勢剛一明朗,韓國領導人就立即召開了緊急國家安全會議。

在日本,以往堅信希拉裡會獲勝的首相安倍晉三,拼命爭取要與新當選總統見上一面。為讓日本作好准備,加入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定,安倍耗盡大部分政治資本。他試圖說服特朗普放棄對TPP的反對。

為了避免華盛頓最親密的亞洲盟友產生不必要的恐慌,特朗普與日韓兩國領導人舉行會晤,再次向他們保證美國會繼續履行對現有雙邊安全盟約的承諾。通過與安倍的會晤,雙方建立起了某種融洽關係。

在印度,商界以及影響力日增的、親近納倫德拉·莫迪總理政府的印度人民黨,都對特朗普當選表示歡迎。特朗普多年來與新德裡的精英關係密切。

讓人想不到的是,菲律賓強硬的領導人羅德裡戈·杜特爾特在電報裡額外表達了與特朗普總統重修近來受損的菲美關係的意願。就在美國舉行大選之前不久,杜特爾特頗有先見之明地任命特朗普在馬尼拉的商業合夥人何塞·安東尼奧作為特使前往華盛頓。

杜特爾特政府希望特朗普在人權和民主問題上,特別是在馬尼拉惹來爭議的掃毒行動上不要那麼強硬。這一行動已經受到即將離任的奧巴馬政府的強烈批評。馬來西亞麻煩纏身的領導人納吉布·拉紮克和杜特爾特一樣,曾經暗示要“重返中國”。他也期待恢複與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的關係。作為老朋友,據說特朗普曾經稱這位馬來西亞領導人是他個人“最喜愛的總理”。

特朗普給中國既帶來機會,也帶來威脅。一方面,人們擔心他會繼續遵循共和黨總統們長期奉行的軍事擴張。更可能的是,在美國的亞太地區軍力建設方面,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顧問們要展示裡根式的“以實力求和平”,特別是在南海這樣的熱點問題上要抑制中國的海上野心。

而且,除了聲稱“美國優先”,特朗普還不斷威脅要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額關稅,甚至威脅要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將導致兩敗俱傷的貿易戰,也會給中國(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賴貿易的經濟造成嚴重破壞。

戰略上的不確定

但中國還是有機會。對特朗普的個性、判斷力、經驗以及全球秩序承諾的懷疑,促使越來越多亞洲國家為討好北京重新考慮與華盛頓的關係。特朗普發誓要中止奧巴馬經濟上轉向亞太的核心舉措TPP,這使地區主要盟友,尤其是新加坡、日本和馬來西亞大為失望。

對於特朗普威脅要廢除這份雄心勃勃的貿易協議,日本領導人安倍公開表示遺憾。該協議旨在徹底變革亞太地區各經濟體效率低下的產業,在各國之間開拓新市場和新的投資機會,最重要的,是限制中國在亞太地區迅速擴大的經濟優勢。而對安倍來說,“沒有美國的TPP毫無意義”,因為“不可能重新談判,而且這樣可能破壞基本的利益均勢”。

在最近的APEC峰會上,即將離任的奧巴馬總統花費大部分時間讓全世界對他的繼任者放心,他保證,會全面實施他那個漸失活力的“重返亞洲”政策。這為中國開始行動提供了絕佳機會。包括菲律賓在內的美國傳統盟友,都排隊等待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習近平則公開表示,要警惕美國不斷上升的反全球化民粹主義情緒中的“孤立主義和排外”。

更具體地說,習近平主張採取其他區域貿易制度,也就是所謂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和“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RCEP和FTAAP在很大程度上被看成是北京主導的經濟倡議,其目的是整合區域經濟體之間不同的自由貿易協議。假若沒有TPP,美國在這一地區就有經濟上被弱化的危險,而中國不僅是幾乎所有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也將逐漸成為基礎設施和製造業投資資金的主要來源。

即將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將不得不應對這一易變的、競爭的、不確定的戰略格局,這需要有耐心、有擔當,並且有深入的了解。這也是為什麼候任總統非常有必要組建一個精幹成熟的亞洲顧問團隊,幫助他在必要的轉變和必要的連續性之間尋找平衡。

我們即將看到的無論是一個務實的具備“交易藝術”的特朗普,還是一個比大選期間更盛氣淩人更嘩眾取寵的特朗普,多數人預計,這位奧巴馬的繼任者將減少對那些多余的、旨在合作加強亞洲安全架構的多邊區域機構的介入承諾。

特朗普政權面臨的巨大挑戰是安撫地區盟友,保證美國繼續維護和提供該地區的國際公益,給予盟國堅定支持,並加強與亞洲的經濟合作。倘不如此,美國就有可能永遠失去它在全球新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的戰略立足點。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