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2017年:新興國家政治風險與銀行風險交織的一年

科法斯集團

世界貿易籠罩在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下

在經歷連續2年的全球增長趨緩後,2017年的增長前景略有改觀(從2.5%升至2.7%)。這一回升主要由新興國家企業復甦帶動(增長率4.1%),而這要歸功於巴西和俄羅斯的反彈勢頭抵消了中國經濟減速的影響。發達國家的增長率則穩定在1.6%。

全球貿易一派蕭瑟氣象(預計2017年增長2.4%,2008到2015年間平均增長率為2.2%,但2002到2007年間平均增長率達7.0%),而隨著唐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可能捲土重來,令本就惡劣的形勢雪上加霜。短期來看,這些措施在本週期結束時對美國經濟的影響(+1.8%)將小於那些對美國出口權重較高的國家,如:中美洲國家(尤其是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墨西哥和厄瓜多)和部分亞洲國家(如越南和泰國)。

鑑於墨西哥對出口美國的依賴性較強(佔該國GDP的7%),在通膨抬頭而投資減退的情形下,科法斯擬將其國家風險評級降為B。而阿根廷相比之下"川普效應"有較強耐受性,在度過艱難的頭一年後,有望從其改革中獲益。因此,科法斯將阿根廷國家評級升為B級。

2017年全球政治風險將達史無前例的高度

在2017年,政治風險仍將是需要加以關注的重中之重。

發達經濟體中,歐洲正陷入極大的政治變數之中,多場決定性的選戰結果難測,而英國脫歐的具體條款細節仍有待推敲。在過去一年間,科法斯歐洲政治風險指數迅速攀升,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和英國的平均增幅達13個百分點。如果未來出現與英國脫歐公投相似規模的大型政局動盪,歐洲的平均增長率將被拖慢0.5個百分點。

而在社會不滿情緒蔓延和安全風險驟升的推波助瀾之下,新興國家的政治風險也高於以往。在主要新興經濟體中,獨立國家國協成員國(由於俄羅斯關係,2016年指數為100%中的63%)和北非/中東地區(土耳其與沙烏地阿拉伯同為62%)的風險最高,而南非評級下調至C則可部分歸咎於經濟增長極度低迷的背景下,其政治和社會失望情緒的蔓延。

包括恐怖攻擊、衝突和謀殺在內的安全風險是政治風險指數中的一個新增因素。不出所料的是,這些風險最高的國家便是俄羅斯和土耳其。

信用風險:高額企業債是新興國家銀行業的一大威脅

這類信用風險的增長在不同國家可表現出不同的形式。

發達經濟體的企業破產水平應可繼續下降。但負面狀況在於企業創建數量通常低於金融危機前水平(2015年與危機前峰值相比,德國為-19.8%,美國為-5.1%,義大利為-4.1%)。銀行傾向給予高負債企業的貸款而忽略快速增長的年輕企業,令他們無法獲得應有資源。

企業過度負債是新興國家面臨的另一大問題。中國的企業負債水平最高(相當於GDP的160%以上),2015年第二季度到2016年第二季度期間,這一債務又增長了GDP的12%。俄羅斯、印度、巴西和中國的銀行業壞帳劇增,信貸條件日益趨緊。

歐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貿易風險評級上調

自2015年中以來,科法斯首次在國家風險評估中給予更多評級上調而非下調。

西班牙評級上調至A3,而冰島和賽普勒斯(資本管控相關風險降低)的評級分別為A2和B。在科法斯進行評估的160個國家中,中歐諸國的評級持續改善。愛沙尼亞(A2)、塞爾維亞(B)和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C)等國的企業環境和經濟增長均有改善,已達較滿意水平。得益於適度的經濟增長和銀行業的持續鞏固,保加利亞(A4)的復甦勢頭也已穩固。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較小國家的處境相比較大經濟體要更為有利。表現最好的兩個國家是迦納(B)(在12月通過了民主成熟度測試,公共財政管理水平較好)和肯亞(A4)(獲益於旅遊業和公共投資的增長)。

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